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无关CP】老年三十题

       老年三十题

1、五十岁的冬天

2、像年轻时那样斗嘴

3、老掉牙的情歌

4、习惯

5、没寄出去的信

6、压箱底的嫁妆

7、秘密

8、过去的故事

9、没能圆满的遗憾

10、老死不相往来的昔日好友

11、无声的默契

12、无声的遗像

13、瘦骨嶙峋

14、时间也无法改变的东西

15、同学聚会

16、健忘症

17、痴呆

18、只有爱情绝对不服老

19、时隔多年的Kiss

20、葬礼上所说以往说不出口的话

21、生日的惊喜

22、希望活得更久

23、属于他们的浪漫

24、一张旧照片

25、两个人的暗号

26、青春期的日记本

27、良辰美景奈何天

28、时间沉淀下的温和

29、请求医生

30、如此一生

——我所憧憬的,与我CP的未来。

1. 五十岁的冬天

与常年居住的南方不同,北方的冬天总是寒风萧瑟,无论哪条街上都铺满了厚厚的雪,地上一坑一洼都是过路行人留下的棉布鞋脚印。

“我还是不喜欢北方的冬天,你知道吗,我现在感觉我的骨头也跟着被冻成了冰,到某个时候会很干脆的碎掉,这实在是太恐怖了。”我如是说道。

阿衡躺在炕上,盯着我,一动不动,连反驳我的话都没有。

“好吧亲爱的,我觉得我们应该跟随着燕子迁移到南方。”

阿衡下床摆弄了一下火炉的位置,随口吐槽道“你坐得了车吗?都五十岁了一点长进都没有。”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打算回炉重造,让我妈给我生个不会晕车的体质。”

“算了吧,那就不是你了。”

我笑道,“放心吧,不管重造几次我们依旧能相知相遇相爱的!”

“半百的人了恶心个什么劲!上炕吧,把你那骨头融成水就不会碎了。”

——冬天很冷,但你比暖炉还可靠。

2.像年轻那样斗嘴

“隔壁那家子又在斗嘴吵架了,”我将热好的牛奶递给阿衡,“年轻真好,精力就是足。”

“说得好像只有年轻人才能斗嘴似的。”

“我们老年人也行吗?”我将头枕在阿衡腿上,直直的望着她。

“我在很认真的回忆我们斗嘴的情景。结果……”

“完全回忆不到。”我接嘴道。

阿衡二话不说一个手锤捶在我大腿上,“直接打就行了动什么嘴。”

“是不是君子啊!”

“不是!”斩钉截铁地。

——一辈子都可以保持的平静生活。

3.老掉牙的情歌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陪你一起慢慢变老。”

怀旧电台依旧播放着那些老掉牙的情歌,我和阿衡晚上睡不着时都必须把电台打开,那些随机播放出来的歌就越容易触动人心中最暖的那一处。

我侧身握住阿衡的手,不再是以前那样甜蜜的相拥入眠,只是简单的十指相扣,便能感受到彼此的温暖。

梦里,也有你在。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4.习惯

自从意识到自己年纪不小后,我就开始避免喊阿衡做媳妇儿,只是偶尔跟二逸他们提起的时候还是会脱口而出“我媳妇儿她……嗯,阿衡她……”

然后就不可避免地被吐槽说老大不小了还不忘记秀恩爱。

我们在一起几十年了,对于对方的习惯了如指掌,以前我认为永远都不可能被改掉的习惯也在与阿衡在一起这几年发生了质的变化。

有人说,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就会越来越像。其实,‘像’指的并非外貌,而是自然而然所表现出来的形态动作,我们会在同一时刻做出同样的事;会在某一时刻心灵感应般的看向窗外,即使在不同的地方,我们依旧隔空对视着。

——习惯成自然,我最自然的状态,就是和你在一起。

5.没寄出的信

人年纪老了,都会有一种习惯,就是整理旧物。

当我翻出年少时给阿衡写的信时,突然发现了一封没贴邮票,已经泛黄的信。

好奇心使我将那封信打开,里面是我自己潦草的字迹,有些字我也看不太明白了,隐约觉得这封信在哪见过,信的内容没什么大不了,却没有寄出去,为什么?我根本回想不起来。

抱着这个疑问我浑浑噩噩过了一天,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阿衡我有没有跟她寄过类似的一封信。

她狐疑地看了我一眼,认真的想了想,从盒子里拿出一封信——她永远比我还会整理东西,收拾得很好。

信里的内容和我刚才看的那封一模一样,只是有些措辞改得好一些,字迹也公整了很多。

我依稀记起,这是我给她的第一封信,为了留下好印象,反复抄了几遍,才敢将信寄出。那封没寄出的,是我自己留着做纪念的。

——我想给你最好的,即使那只是一封信。

6.压箱底

我们有一个箱子,里面记录着我们这么多年来的点点滴滴。

阿衡有时候会把那个箱子拿出来看一下,翻着翻着就累了,然后就又收了起来。

我每次看她翻都觉得心累,【媳妇儿,你什么时候才能看到箱底。】

箱底,是我们的结婚照,四十岁之后我们便把那东西藏到了箱底,虽然我能明白你不想看到自己当初美如画的样子,徒增白了少年头的烦恼。

但你也要体会一下我想看到你洁白纱衣挽住我,对我说我愿意的心情啊。

——那是你最美的时候,也是我最痴的时候。

7.秘密

“阿衡,我们来交换秘密吧。”

“秘密?我有你所不知道的秘密吗?”

“诶?没有吗?你把什么都告诉我了吗?简直是中国好媳妇!”

阿衡开心地笑了两声,突然间眯起眼,说道“也就是说,你有秘密瞒着我?”

我干笑了一声,眼睛不由得瞥向一侧“哈哈,怎么可能有。”

“说不说?”阿衡狠狠捏了下我的腰——自从知道我不怕痒后她经常这么做。

“说!我把我们家热水器弄坏了!本来想修理一下结果坏得更彻底了……呜呜,老婆我错了QAQ”

“你以为你还年轻吗?修理电器这种事叫人来不就好了?”

“诶?媳妇儿你不生气?”

“谁是你媳妇儿!诶!别黏在我身上啊!热死了!”

——我们不可能都没有秘密,只是尽可能的不瞒着对方。

8.过去的故事

现代的社会和我们小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我们那个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电脑,连玩具都是泥巴……咳咳,好吧那是我爸爸小的时候。

我和阿衡都是90后,我们这一代说好不好,说差不差。我们小的时候同样也没有先进的手机电话,大哥大在我们小学那会是很了不得的词,而这个词在我们初中就变得被人嗤笑,高中更甚,只能说社会发展得太快。

“说起小时候,阿衡,我对你的初吻依旧耿耿于怀啊……”

“不提这事会死?”

“我可是保留了二十年的初吻只为献给你,你好歹让我得瑟得瑟。”

“不许在我伤口上撒盐!”

“遵命!媳妇儿我午饭要吃鱼!”

“猪都不挑食你凭什么挑食啊!”

“因为猪点单你听不懂。”

——往事如烟,回首再看,应惜今朝。

9.没能圆满的遗憾

“喂,你还有什么心愿没解决的吗?我去帮你解决。”阿衡趴在我病床旁如是说道。

“……亲爱的我只是生病,还没有要死。”

“到你要死的时候还来得及吗?”

她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你能一直陪着我就好了。”

“滚!谁要你在这种时候煽情!”

“哈哈哈哈,脸红了?你个死傲娇!”

“我不当傲娇好多年了!”

——能与你在一起那么多年,我早就圆满了。

10.老死不相往来的昔日好友

“今天我买菜的时候遇到你以前的朋友了。”

“那真是辛苦你了。”

“哈?”

“买菜辛苦了!”

“重点是这个吗?!”阿衡又开始掐我的腰了。

“嗯……我差不多知道是谁了,我听说他今天刚回来。”

“我说你们两非要闹成这样吗?”

“那是最好的方式,至少到现在我们都还可以把对方称为挚友。”

“完全不能明白。”

“你明明懂的。”

——有些事情,我们都无力回天;有些事情,还有你可以帮我记得。

12.无声的遗像

也许我真的是有病,竟然这个时候就跑去照遗像。当我把偷偷照好的照片拿回去给阿衡看的时候,她先愣了一下,然后凝视着那张照片,动也不动,最后泪珠子直直的从她睁着的眼睛里滑落而出。

我有些无措,连忙想把照片收起来,却没想到她拽住了照片,将它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我看着她,默默地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不一会儿她推开我,用力地敲打我的胸口,像电视剧的小女人那般——受了委屈之后自然而然的动作。

拍遗照这件事,应该说是学我爷爷的。爷爷在我小学时候便去世了,去世前一年便早早的将遗照拍好了,还连拍了几张让我们选最好的。

小时候不懂事,便欣欣然地帮忙选照片。那时候奶奶也是一脸平静,只是眼神里似乎有着什么,我也没多在意。

现在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也许我们自己照的人根本也没想太多,不就是自己的遗照吗?接受了死亡以后便不觉得有什么,却忘却了身边的人的神伤。

后来,我和阿衡一起去拍了一组照片。像我们以前那样,所谓的情侣照,情侣头像,我们默默地,在我们还未病怏怏之前,记录下我们年老的模样。

——我们并不害怕死亡,只是害怕,接受彼此的死亡。

13.瘦骨嶙峋

那天在路上看到一个孤苦的老人——嗯,我其实也是。

那位老人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瘦骨嶙峋。小的时候望见这样的老人的感觉就是觉得他可怜,而如今就只剩下担心。

万一某天我,或者是阿衡,变成这个样子,那可怎么办呀。

那天回来之后我便上网查了各种营养菜单,还上街买了许多猪肉回来。比我还晚点回家的阿衡急着问我什么时候又变回肉食主义了。

我回道:“亲爱的,我们要养胖点,老了还是胖点好看,我可舍不得你瘦。”

“你想要得高血糖高血压吗?老了胖了哪好看了。”

我一下子扑到她身上,“那怎么办,你要是瘦得只剩下骨头我可怎么办呢。”

“行了,都几岁了还卖萌!家里的营养有我管着呢,保证你瘦不了。”

“那你呢。”

“我们吃同一份饭呢!”

——我们都在努力着,好好地活下去。

14.时间也无法改变的东西

论世界上什么东西是永恒的?

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这个问题的答案一直都是个未知数。

许许多多的事情都在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就连我们曾经认为友情,爱情,一旦那一瞬间的感动消逝,那种抽象的东西也随之而去。

我曾经问阿衡,你认为我们的感情能永恒吗?

阿衡难得感性,不傲娇地说了句会。

我却冷冷地说了句,可能吗?结果不可避免地获得了一颗爆栗。

我揉了揉发疼的头,说道,总有一天会淡掉的,你会厌倦我的。

我不会。

你会。

……哼。

“习惯才是永恒的,”我抱住她,“我会让我,成为你的习惯。”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的本性,将会是我。

15.同学聚会

阿衡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去之前对着镜子装扮了半天,一直担心自己的装扮显老。

这是一个女人最正常的心理,其实我并不担心,我们同一辈的人,哪个人不会变老,只要不跟小一辈的比,我家阿衡永远是一枝花。

阿衡学生时期搬了几次家,换了好几间学校,很多次都听说同学聚会,她都不太愿意去,可能是因为觉得陌生吧。

这次不算是真正的同学聚会,主要是她高中寝室室友聚会,嘛……反正不管是什么,她都不让我去。

我们从交往开始,就不自觉地规划了各自的圈子,很少有相互干涉。

我们两个人是网恋,网上和现实是两个样子,一旦产生了交集,就有种错乱的感觉。我们有着相同的朋友,有着陌生的对方的朋友,如今的同学聚会都变得如此珍贵,我们珍惜着朋友,更珍惜着对方。

——那是我们最美的时光,我们在回忆里观望,在现实里相伴。

16、健忘症

一个人有了健忘症怎么办?

——找一个人帮你记住。

两个人都有健忘症怎么办?

——找第三个人

他们只愿意两个人呢?

——那就那么过着吧。

我年轻的时候,经常念叨着自己有健忘症,因为我经常忘记自己把东西放哪儿,很多事情前脚答应后脚就忘了。

阿衡倒不像是这般,她比我细心,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靠她记着,但也可能是因为年轻的时候记的东西太多,以至于到现如今,她的脑子开始不够用了。

“阿衡,我们家的药箱在哪?”

“柜子里。”

“哪个柜子?”

“电视桌下第二个。”

“没有啊,这里算是杂志。”

“哦对……”

“……”

“……”继续做饭ing

“阿衡……”

“嗯?怎么了。”

“药箱……”

“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

“……那里没有。”

“那你自己找吧,我忘了。”

“你还记得我们家杂志放哪儿吗?”

“厨房柜子里啊……”

“……为什么不说厕所里。”

“那里有吗?我忘了。”

“我也忘了。”

“你刚才说要找什么?”

“……我也忘了。”

——什么都可以忘,只要记住,我们是对方的唯一就好。



17.痴呆

有一种病,叫做老年痴呆症。有一阵子,我每天跟阿衡念叨着,万一有一天我得了老年痴呆了,行动不能自理了,你会不会嫌弃我。

然后阿衡白了我一眼,说会。

“那你还是把我给抛弃了吧,我会在遗书里写着你把我弄死了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阿衡狠狠地推我一下,“你说你怎么老是不让人省心,一会儿遗像一会儿遗书,你就不能盼着点好的吗?都说老了就啰嗦,以后这种事情别找我商量!”

“媳妇儿我错了……你也知道我……每次一开始开玩笑事后自己就先开始当真……我错了,你别不理我,也不许抛弃我。”

“以后还说不说这种话?!”

“不说了。”

“发誓!”

“我发誓。”

“好了睡觉吧。大晚上的还闹腾。”

——我怕我连累你,只是你更怕我不想让你连累。

18.只有爱情绝对不服老

年少轻狂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稍微大点了,就觉得有必要好好拼出自己的人生;到了现在,觉得谁都在变老,谁都在变丑,变弱,也无所谓自己与别人是否有什么不同。

我觉得至少有一点我还是能跟别人比较的,我依旧会在不适当的场景做着适当的告白。

曾经看过一句话【对别人说我爱你不容易,想只对一个人说我爱你更不容易】

世界上有极少钟情的人能做到这一点,我便是那其中之一。

只凭这一点,或许我还能找回一点当初的年少轻狂。

阿衡说我直到现在都还在犯中二病。

我只想说,我直到现在还依旧爱你,这是我能继续中二下去的唯一筹码。

——没有什么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只有我们曾经玩笑过的三生三世。

19.时隔多年的kiss

这么多年过去了,电视剧的类型也不停地在变更,唯一不变的,就是男主女主在经历千辛万苦之后深情的kiss。

“我打赌这次又没吻下去。”阿衡窝在沙发上指着电视里愈来愈近的男女主道。

这个场景出现过几次了,编剧怎么玩不腻呢,现在的编剧越来越没素质了。我开了瓶啤酒,瞅着电视上依旧在深情对望的两人,BGM高高响起,总觉得旗也高高竖起了。我笑道,“如果这次他们真的能亲下去我们也来kiss”

阿衡嗤笑了一声,“行啊,反正不可能。”

紧接着就是我想收回刚才那句说编剧没素质的话的时刻了,因为男女主,奇迹般的,在没有任何干扰之下,终于把双唇贴到了一起。

哇哦,我缓过神来,望了眼同样错愕的阿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自己的唇贴到她微张的嘴上,而后迅速离开。

“这个不算,你还欠我一个。”

“去死!还要不要脸啊你!”

“要脸还讨得到媳妇吗!”

——我们早已不适合深吻,远离了浪漫,我们获得了安逸的幸福。


20.葬礼上所说以往说不出口的话

我们一生经历过很多次葬礼,但却一直没有尝试过,这场葬礼的主角,是我们所熟知的同龄人。

去世的是一个朋友,并不是非常熟络,但也有所交往。虽然早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却还是在到来的时候无法接受。

“阿衡……”

“我知道你又要说那种讨厌死人的话!不许说!”

“可是……”

“憋不住是吧?憋不住就换我来说!”

“啊?”

“要是我死了……你要好好活着,代替我好好地再看看这个世界。”

“……哪个小说抄过来的台词?”

“去死吧!”

“不会的,我们都会好好的活着。”

——那是黑暗的一天,我们相互拥抱度过,迎来了阳光的新一天。

21.生日的惊喜

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就一直在想,小时候有人帮忙过生日,但一到一定的年龄,生日变得就不重要了,反而又到了五十六十岁的时候,家里人便又会把生日搞得十分隆重,人的一生,难道就这两个时间段才会收到重视吗?

嘛……如今的缘由,心知肚明。

我一直把阿衡的生日看得很重,她出生得太巧,在五四青年节当天,与我很喜欢的一名声优以及她喜欢的一名傲娇是同一天生日。

我们总喜欢把三者的生日放在一起庆祝,然后出去大吃一顿。

我曾经问过阿衡,你觉得我最适合给你的生日惊喜是什么,她回答说,你把优瓦夏带到我面前吧。

从那以后我便放弃问她这个问题。

其实准备惊喜是件很困难的事,而且还要不带重样的玩就更难了,玩了几十年我都快觉得我没招了。

嘛……人老了,也不能让惊喜也老了不是。

怎么?你问惊喜是什么?不能剧透不是?

——每一年的生日都只有一次,但是每一年的惊喜却能有很多次。

22.希望活得更久

古时候有秦始皇,康熙等皇帝寻求各种丹药,召集全天下的能人异士修炼长生不老之药,从古至今,长生不老总是人类寻求的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早在几年前,我还跟阿衡说,我活到五十多岁就差不多了,如今年过半百,才隐约觉得,活下去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

阿衡也并没有多大的求生欲望,与我相同,早些年也认为活这么久也就足够了,而现如今,经历的死亡越多,就越懂得生命的脆弱性,就越想活着。

夜里,我总会半夜惊醒,或是因为不自觉地腰酸背痛,或是因为无可预防的噩梦。那个时候,我会发现,阿衡会不自觉地将自己往我怀里钻,会因为我不禁意的离开而缺乏安全感。

我被她依赖着,信任着,所以我不能离开,我要活下去,同她一起。

——与你一起,竟成了我活下去的理由。

24.旧照片

“我今天打扫翻出了一本相册。”阿衡得意地拿着一本牛皮纸包着的本子在我眼前晃了晃。

“相册呀,好东西!给我看看。”

“你也不怕是黑历史?”

“都老夫老妻那么久了,还怕什么黑历史?”

“也是……”

下面这段时间……我强烈要求收回我之前那段话!

其实这个相册我也不是第一次跟阿衡一起看了,在我们交往的第七个年头,我母上就完完全全把我给卖了,各种黑历史都爆了出来,也不缺这几张对着镜头卖萌的儿童照。

只是……

“这个是隔壁家的小鬼吧。”

“……”

“这个是许老师家的孩子?”

“……”

“这个我之前见过!一时想不起来了……”

“……你不觉得这些照片是同一个人吗?”

“虽然有点像,但明显不是一个年龄的啊。”

“……这是旧照片。”

“我喜欢这个孩子。”

“嗯,我也挺喜欢的。”

“自恋。”

“不是说是隔壁的小鬼吗?”

“没你可爱。”

“许老师家的孩子?”

“没你懂事。”

“想不起来的陌生人。”

“不是陌生人,是我最最最亲爱的!”

“我果然好爱你卖萌。”

“你也只是小时候能看而已。现在……嗯,除了帅气的皱纹,就是帅气的皱纹了……”

“能继续爱?”

“嘀嗒!可以的!”

——那些照片记录着的,是永恒的回忆。时光荏苒,我们还能穿越时间,恩爱如初。

26.青春期的日记本

其实我和阿衡都没有写日记的习惯,非要说的话,就是我们憋屈到极点的随手笔记。

先说我吧,我的笔记本一翻来就能知道这是发泄用的,扑面而来的怨念,完全看不懂的文字,里面除了抱怨,还是抱怨。有时候还会参杂一些我的人生观,但重点还是——看不懂。

相比较我,阿衡便好了许多,她的字小却也工整,不过不戴上老花镜我都觉得我快看不到了。

阿衡似乎喜欢用铅笔,颜色十分的浅,又增加了阅读难度。

阿衡写的一部分是创作灵感,各种题材的小说,另一部分是生活琐事,关于同学,朋友,以及我的。

我们经常性地写到同一件事,虽说如今我们都想不起来,但根据诉说,总是能让我们多多少少回忆起一些,然后便以如今的角度吐槽当初的感想。

——在我最美的时间遇到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27.良辰美景奈何天

今晚便是难得一遇的天蝎座流星雨。

虽然早就脱离了年轻人的罗曼蒂克,但不服老的我们也准备好一切,准备去山上瞧瞧这美景。

来山上的年轻人不少,像我们这样的还当真没有。不过我也不在乎,走自己的路,让年轻人说去吧。

流星雨到午夜两点准时开始,叫醒阿衡后,我便催促着她许个心愿,她笑着说,不急。

夜里山上的风厉害地很,我越发觉得冷,最后晕乎乎地靠在阿衡身上睡去,依稀记得,阿衡的呼喊声一阵阵响起。

我睁不开眼,逐渐了失去力气。

——悲剧就是在你面前,将最美的存在,打碎。

28.时光沉淀下的温和

我梦见到了我们的过去。

那时候,我和阿衡都很年轻,所谓的年少气盛,我们总是十分暴躁,对事,对人,对物。

我曾经为了工作与阿衡吵了一架,摔东西,扯开嗓门嚷,总觉得气势望就有理了。

那一次,我差一点以为我们的缘分就只有这样了。幸而,老天还是默默支持我们这对的。

我们谁也没有道歉,相遇了便牵手,牵手后便回家。

那之后,我们几乎不再吵架。

看着年轻的自己如此趾高气昂地吼叫,我只能轻笑一下,很多事情,都该由时光来沉淀,它不仅是杀猪刀,还是一块石头,磨光你身上的锋芒,只剩温柔。

——两个人需要不断地磨合才懂得是否适合对方,在一起越久,就越懂得温柔。

29.请求医生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没有想象中阿衡的贴身陪伴,只有隔壁病床的嘘寒问暖。

我给自己倒了杯水,躺回床上装死。

依稀记得在醒来之前耳畔响起的阿衡的声音——医生,你一定要让他没事。

之后医生回答了什么,我也听不清了。

大概十分钟过后,阿衡终于推门而入,表情十分平静,在我旁边忙前忙后,连我睁着眼睛也没有发觉。

“阿衡……”

“你醒了啊。”

“我要死了吗?”

“你说呢?”

“我福大命大,死不了。”

“真聪明。”

“那是!”

“以后不许吓我。”

“遵旨!”

——意外总是突如其来,我们措手不及。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30.如此一生

出院后,我和阿衡又过上了平静的生活,偶尔聊星星聊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如此,一生。与你,相伴。

评论(1)
热度(63)
  1. 姚不可轶题库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梗题合集
  2. 二逸蠢蠢哒最梵不过十九 转载了此文字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