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青火】粘系男子十五年的纠缠不休

1.明明是CP必经之路竟然没看到mad,mad无能的我只能动手写了。

2.公式书设定:青峰警察x火神消防员

3.BE设定,不喜勿入。

——第一年——

Baka神:

这是确认喜欢你的第一年,我刚告白完你就躲着不肯见我对我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

嘛……没办法见到你的人,只好写信给你了。

记得回啊,不然就揍你。

刚才五月又跑来我家了,我根本来不及把信藏起来就被她看到了,不过没让她看到内容。

五月死皮赖脸地问我跟谁写信呢,我被问烦了就跟她说了是喜欢的人。看到这里你一定不好意思了吧,哈哈,我说的那时候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一考虑到以后都要跟别人这么介绍你还是很开心,哈哈。

五月磨人的功力有多厉害相信你和哲同校那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所以我还是耐不住跟她说了是你,然后她就沉默了,眼眶马上就红了,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什么啊,同性恋就那么难以接受吗?反正我对你的爱是坦坦荡荡的,才不怕别人知道。

别人怎么看是别人的事,你也不许在意。知道吗。

                           青峰

——另一封——

Baka神

今天初中聚会,紫原那家伙突然跟我说〔峰仔,听说舔邮票的背面会显得更有诚意,你要不试试。对方一定会回信的。 〕

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五月那家伙把我跟你写信的事情说出去了,连收不到回信都说了。你觉得他说的可信吗?

我也觉得不可信,算了,要不试试?我都告诉你了,baka神你可要看到我的诚意啊。

今天的邮票可是被我舔过的,以后每天都会是,受不了就给我回信啊魂淡!

                          青峰

——第二年——

Baka神:

刚才给你写的那封信不小心被烧掉了,五月那家伙在我家煮饭,竟然忘记关煤气。

我一开始就躲在房间里写信,由于太专注了,注意到的时候衣服被烧得只剩下领子是完整的。

真是的,我那时候还以为我越写越能理解你的工作氛围呢,最糟糕的是,刚才跟你写的那些是什么都被我给忘了。

说起来,你的工作氛围真的太恐怖了,我实在不想感受第二次了,真佩服你能干那么久。

五月刚才还吐槽了我一句〔阿大你本来已经够黑了,还想真的烧成黑炭吗?〕这女人就是啰嗦,不过她也是担心我,嘛,算了。

你呢,难道就不担心我?我可是去闯了趟鬼门关啊。担心我的话就快点给我一封回信啊!

                    青峰

——第三年——

Baka神:

不知不觉已经跟你写了两年的信了,也真亏你居然一封信都不回,哲那天跟我说我这样寄信你是收不到的,我问他是不是我寄的地址错了,他沉默了好一会才对我点点头。

我看他那个样子大概不可能告诉我你的新地址了。所以我决定发到所有人都看得到的地方——mixi。

网络是世界通用的,不管你在哪,我相信你都能看到。

关注我的人越来越多了,你有没有发现?我给每个人都发了私信,没发现哪个是你,反正以你的智商应该骗不过我,你到底是真没看到还是每天刷不敢按关注?

喂,baka神,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也都应该给我一个回信吧!

                    青峰

——第四年——

Baka神:

不知道是哪个魂淡拿我的文章去投给杂志,赤司竟然去和那个家伙打了一场官司,我无缘无故收获了一笔钱,哈哈,本来我也不在乎这个的。

都因为那件事,我最近遇上了一些麻烦,那家杂志不知道到底看上了我这些信的哪点,非要和我签约,我一个高中国语才勉强及格的人竟然被杂志社签约当了作者,你也很想笑吧。

听绿间说我这件事已经发展成了社会问题,大概还是因为我们都是同性的原因,这个社会真是落后。

我决定辞掉警察的工作,每天专注给你写信,剩下的时间也终于可以去陪陪我的小麻衣或者睡觉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小麻衣的时候,脸都会自动换成你的,五月说我脑洞太大了,我也觉得我真是够了,哈哈哈。

话说都闹得那么大了你真的还没看到我的信吗?!

再次见到你一定要狠狠揍你一顿然后再狠狠亲你一顿,不许被我吓跑!知道吗?!不然惩罚加倍!

                    青峰

——第五年——

Baka神

最近发生了件大事,哲和五月结婚了,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互相喜欢,但至少那天两人都是笑着的,相信你也会为他们开心的。

我妈之后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大辉,你也该好好去成个家了。〕

这是这么多年来我妈第一次跟我提到结婚的事,我喜欢你这件事我妈她也知道,为了让我爸妈同意我还离家出走了,明明当初都默认了,现在竟然又提起了,啧,也该想想办法了,话说你不要总是留给我一个人面对啊,明明也是当事人之一。

为了让他们放心,我去孤儿院领养了一个孩子,六岁,火红色的头发,火红色的眼眸,和你很像,就是眉眼间跟我比较像,也没有分叉眉,不过超级可爱的,也会做饭。

现在我的一日三餐就不用愁了,你要知道这几年来你不在我的三餐就没人管了,还有,别以为有人给我煮饭你就可以逃避责任不给我回信,咱儿子也希望有人来管他的三餐,那个人只能是你。

                                                                      青峰

——第六年——

Baka神

本以为不会再从事的工作竟然又找上门来了,是一个大案子,一个大毒·枭越·狱了,逃去了缅甸,他们没办法越国籍去办案,只好让我直接以便衣的身份去当内应。真是的,果然没了我什么都不行吧。

说起来那些人真的很过分,我跟他们说我是亚洲人他们都不信,我干脆说我是非洲人他们又说没那么白,靠,老子是哪里人关他们屁事。

不用猜也知道你在笑,从刚认识你就被你嘲笑肤色我现在都习惯了,算了,反正我最喜欢你的小麦色了,肤色这点我不和你争。

哦对,说正事,我昨天刚从医院出来,任务没有失败,只是我付出的代价有些惨痛,我被那个死老头子逮出来了,因为一个猪队友,不过还好,老子提前把信息传了出去,他们来救援的时候我还没被他们打死,送到医院也就断了些骨头,内脏什么的被打出了血,可能会有些后遗症。

我被勒令整天待在家里修养,现在我可是被国家养着的人了。

这么多年了,你也该想通了吧,以前我发一次烧你都紧张得要命,现在我都这样了一封信都不给我回吗?

喂,baka神,那时候我以为我会死了,我觉得没什么遗憾的,除了一直不能收到你回信这点。

                                                                        青峰

——第七年——

Baka神

我终于把伤养好了,儿子也接回来了,黑子那家伙把我们的儿子养得白白胖胖的,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今天我去教他打篮球,由于之前手术的原因,我不能再激烈地运动了,以后再见面不能陪你打篮球了,真是越想越窝火。

五月还在那边跟医生念叨着〔阿大也只有打篮球这个优点了,以后了怎么办。〕这样的话,嘛,不过不是当面对我说的,我偷听到的,不然要到时候让五月哭哭啼啼地跟我说这种事更加可怕。

啧,怎么又跑题了,咱儿子很有篮球天分,才八岁就能从各角度投篮,不过跟我们两比起来就差远了,我八岁的时候肯定比他厉害,大概能投三分了。

我发现他跳起来也挺高的,喂,我不会不小心真的领养到你的私生子吧!

但是眼睛眉毛又实在和我很像,果然这孩子是我们两一起生的。

喂,什么时候来看看你的儿子啊,就算不想看也回个信问问他的状况啊,怎么当爹的。

                                                   你的Aho峰


——第八年——

Baka神

日子突然间回到了日常我还真有些不习惯,我什么都没变,我们的儿子倒是大了不少。

果然是长个的年龄,我把他送到了附近的小学,他和我不一样,跟别人相处得很好,果然性子随你。

最近杂志社要求我把写给你的信写得高端一些,你说我是把你比喻成双棱金字塔呢还是只能容纳两个电子的氢元素呢?

哈哈,用猜的都知道你看不懂,我也看不懂,什么烂比喻,形容你这个笨蛋需要什么高端的词汇吗?

今年都是第八年了,我都快不能保证我还能不能再写下去了,你怎么还不打算回,回来见我好吗?

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特别无聊,连小麻衣都看不上眼了,只能看你的照片,但能收集到的也不过几张,不够舔啊,你还是本人出现让我亲个够吧。

                                                              你的Aho峰

——第九年——

大我:

我失忆了,据说是出了车祸,脑袋被很厉害地撞到了。

醒来的时候身边围了一大群人,没一个是认识的,我连我自己的名字都给忘了。

我不记得我第一句话说的是什么了,不过听那个叫黑子的说我喊的是“大我”,之后一个小屁孩就扑过来了,他也叫大我,我很喜欢他,但是我又清楚的知道我想见的那个人不是他,所以我给你写信,不管你是谁,在哪里,都请给我回信。

我很喜欢你,听说所有人都不会讨厌对他说喜欢的人,因为他们对这么有眼光的人讨厌不起来。

所以你肯定不会讨厌我,对吧。

                    大辉

——第十年——

大我:

我的记忆还是没有恢复,不过和身边的人也渐渐熟络了起来,没想到我身边一个个都是那么高傲的人,我想大概你也是。

今天我梦到了和一个人打篮球,那个人也很厉害,火红色的头发,但还是不能看清楚脸,但我知道那个人一定是你,因为自我失忆以来,能梦见的人,只有你。

醒来以后我就不知道哪来的一腔热血,明明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我拉着大我,嗯,是青峰大我——我们的儿子去打篮球。

咱儿子的技术不怎么好,毕竟还小,但是他有一副不服输的拼劲,被我冷嘲热讽了一下就嚷嚷着要我再来一局。

真的很开心,打篮球,如果不包括后来我又进了医院的话,我相信这个下午可以记入我最开心的一个下午了。

我才知道原来我已经不能打篮球了,全身上下没一根骨头是完好的,之前的旧疾残留把我弄得跟废人一样。

突然间不敢见你了,但还是很想要你的回信,跟我写封回信吧大我。

                    你老公

——第十一年——

大我:

生活变得越来越平常,我每天能做的就是给你写信,学做饭给儿子吃,偶尔那些同学会来坐坐,但好像除了黑子,桃井,还有那个叫樱井的蘑菇头,其他人都不怎么能跟我说得上话。

我之前的人缘看起来真的很差。不过黑子告诉我要是你在的话就不会这样了,家里一定很热闹,哈哈,我也是那么觉得的。

桃井说还好我们的儿子没继承我们俩的智商,这次期末考竟然考了满分,满分耶,听我妈说我小时候从来没考过这个成绩,我相信你也没有。我们的儿子就是厉害!

我发现跟你写信这么久了都还没问一句你还好吗?

嘛,我相信你一定过得不错,有空记得跟我回信啊!我真的挺想你的。

                    你老公


——第十二年——

大我:

最近每天都能梦到以前,每个梦境都还是有你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醒来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说我会不会是老了?明明是三十多岁的年龄,身体却在日渐退化,开始有了腰酸背痛的症状,医生让我多出去走动,锻炼身体。

屁,这是对一个正值青年的人该说的话吗?!

我还是不想出门,我发现我明明住了三年了,出去家门后我就只认得去菜市场的路,而且出去也不知道该去哪,让我陪那些老人锻炼是在开玩笑吗?!

而且我其实并不多想认识别的什么人,反正都是弱者,万一认识了那些不必要的人把我大脑中本来就不多的你排挤掉怎么办。

不是有人说,大脑就像漏斗,多装一点就会多漏一点。我要牢牢把你那部分记住。

                                                                         你老公

——第十三年——

大我:

咱儿子要上高中了,我妈一直要他去上市里的重点高中,但是要住宿……我不想让他去。

听黑子说,你当初也是一个人来的日本,一个人的感觉肯定很不好,我在等着咱儿子能主动跟我提出他不去,可是他到现在都没提,怎么回事。

刚才接了个电话,是赤司,他告诉我给咱儿子上的是洛山,据说很厉害。让我安心给他上。

靠,老子在乎的是哪所学校吗?我只在乎他能不能在我身边而已。

——另一封——

大我:

刚才和儿子谈过了,他说他想去读洛山,我说让他不用勉强,留在我身边也是可以的。

然后他就摔桌子了,他说我一直没有正视过他,我心里想着的一直是你,他说我总是透过他在看你,他说我有你就够了。

之后就摔门走了。

TMD,这叫什么事!我会分不清你们两个吗?!我只是想把他留在身边好好对他不行吗?!

没过几分钟我妈就给我打了个电话,说那个臭小子会在她那边待到去上高中为止,让我别担心。靠。

大我,我现在真的只剩下你了,你TMD倒是给我一封回信啊!

                                                                          你老公

——第十四年——

大我:

这么多年了,我也不指望能恢复记忆了,现在我越来越喜欢睡觉了,因为只有在梦里能见到你。

身边没有了那个臭小子,不用担心他的日常生活,我一天到晚能睡上二十个时辰,有没有很厉害。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不安,心没来由得在狂跳,又一会儿会恶心想吐,明明我都把烟酒给戒掉了。

我突然很担心会不会是你发生了什么事,啊呸!要出事也应该是我出事!明天桃井说一定要我去医院看看,我想还是去一下好了。

——另一封——

大我:

今天去了趟医院,医生说只是以前那些伤的副作用,引发了一系列症状,再不医就会恶化然后得绝症什么的。

我还是不想去医院,黑子和桃井一直在逼我去,连那个臭小子都知道回来求我快去住院,搞什么,我才四十岁就要弄得那么轰动吗?

大我,我想见你了,就算让你看到我这副残疾的样子也好,让我看你一眼,和你说上一句话吧。

他们的话我都不会听的,要让我住院你必须亲自来。

                                                              你老公

——第十五年——

大我:

今天是八月二号,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一大早就起床了,神使鬼差的我竟然还走了出门,上了的士报了一个我之前连听都没听过的地址。

目的地是个墓园,我完全在状况外的凭着直觉来到了一个墓碑前。

看到那个墓碑后,我还是哭了,明明已经拼命地抑制住了,眼泪就像开关一样,以前的一切如海浪般涌了上来。

哲,五月,良,黄濑,今吉他们,还有你。

墓碑前放着一封信,没有署名也没有地址,我还是把信拆开了。

我一眼就认出了你的字迹,我给你写了十五年的信,你只回了我五个字【我也喜欢你。】没有任何格式,纸也是很早之前的了。

其实你从十五年前一开始就打算跟我回信了对吧。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把信寄出去。

因为,天堂里没有邮箱。

我终于想起来了,十五年前,那场大火过后,你就不可能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我才明白为什么我会一日复一日的把信寄回自己家,因为那本来就是你的房子。

我才明白为什么五月会告诉我你其实一直没有离开,因为我的一切都是你在帮我料理。

我才明白为什么臭小子会说我的眼里只有你,因为从一开始,他的样子就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

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能坚持给你写十五年的信,因为从一开始我TMD就爱惨你了。

                                                                           青峰大辉


——第十六年——

大我:

今天依旧是平常的一日,我过得很好。

我已经听哲和五月的话进医院了,我希望能多给你写几年信,即使没能再收到回信。

有你那唯一一封回信,足够了。

                                                          注定永远爱你的人

  fin.

评论(8)
热度(37)
  1. 二逸蠢蠢哒最梵不过十九 转载了此文字
  2. 玖児_小妹最梵不过十九 转载了此文字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