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青火日贺】凛皇

恶魔峰X天使火 全架空

全文对话形式

说起来这是我第三篇青火短篇……主角都是青峰,火火都是出现在记忆里……我爱的到底是阿大还是火火……

PS:文章染黑的意思是把天使堕转为堕天使。

副CP为路西法X米迦勒

——序——

魔历3005年,地狱之主路西法向天庭展开全方位攻击,打响了一千年来的首场大规模战役。

这场战役中,天魔双方均派出新任战神——魔王阿斯莫德之子Daiki与大天使长米伽勒之徒Taiga。本以为会轰轰烈烈的战役最终却以天庭战神被恶魔设计堕转为结尾,米伽勒兴兵抵抗,天魔再次胶着之际,路西法却下令退兵,此次战役依旧不分胜负,历史将之称为,凛皇之战。

——凜皇——

——地狱第七层——

“Daiki尼桑,书上写的战神是你吗?”

“啊?”Daiki抬眼看了他同母异父的弟弟,小家伙正眨巴着眼睛一脸好奇的望着他。

真是的,所以说我最不擅长应付这种人,还是那家伙好。

“尼桑?”眼看着自家哥哥又要神游九天之外,小家伙催促道。

“啊,是啊。”Daiki嘴角扬起一抹笑,宛如傲视天下的王者。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书上记载了好少,尼桑是怎么把那个天使染黑的?”

“谁说是我染黑的?!”

“嘤……”

“算了,就当跟你讲个睡前故事吧。”

“很久很久以前,”

“是986年前,”

“闭嘴!小毛孩知道什么!”

“嘤……”

“那时候我也就像你这么大,我跟着路西法去天庭探险,到了第四重天,路西法就甘脆把我抛下自己去找米伽勒。

天庭真的是个不好玩的地方,除了那种白白高高的建筑以外就是白白的云,总之是很让人讨厌的白色。

大概是路西法带我去的那个地方太偏冷了几乎没有任何人,我走着走着就看到了一抹十分特别的红色,他追着一个球,百无聊赖地窜过来窜过去,像只兔子一样……”

“哥哥,兔子是白色的,不是红色。还有哥哥是因为讨厌白色所以才把自己弄得这么黑的吗?”

“闭嘴!然后我就一时兴起去抓兔子。然后本大人很机智地把球抢过来当饵,果不其然那只红色的兔子就跑过来了。”

“哥哥。兔子真的不是红色的。”

“行!不说兔子,说老虎行了吧。”

“但是老虎也不是……”

“闭嘴!再插嘴就不说了!老虎问我是哪里来的,他怎么从来没见过我。我当然不可能承认我是恶魔,我就说是迷路的。然后他就傻愣愣地点点头,又小心翼翼地问我能一起玩吗?

嘛,反正本大爷那时候也很无聊,所以就勉为其难地陪他了。那家伙竟然因为我答应了笑得超级开心就差没起来蹦了,天真的样子特别讨人喜欢。”

“哥哥也喜欢吗?”

“喜欢啊。所以我就拿球扔他,让他停止傻笑,后来我们就把球扔过来扔过去扔过来扔过去扔过来扔过去……”

“哥哥。”

“你怎么还没睡!”

“哥哥,后来呢?”

“……你真执着,后来我也忘了啊,一千多年前的事了,我只记得我离开之前红色的小老虎再次扬着那种腻死人不偿命的笑对我说以后还要一起玩。

我本来以为真的可以一起玩的就答应了,只不过回到魔界后就没什么机会再去天界,路西法也只是一时兴起带我去,之后也没能再见到他,我那个挂名的亲爹更是一整天见不到人,我想偷偷跑上去无奈那些天使人多势众,我就只好回来勤加练习魔法,等我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天界和魔界就开打了。

那时候我和红色小老虎也都长大了,那家伙从当初双翼变为了四翼,长得倒是没以前可爱了,脸部的线条更加硬朗了,没变的是笑起来依旧很闪。” 

“等等!哥哥你是说你去天堂除了玩球就没做别的事了?”

“不然你还想怎样?”

“难道就没有互相赠送些什么?比如玉佩之类的?”

“……母亲究竟都让你看了什么样的书。”

“并不是母亲让我看得,是我自己喜欢……”

“……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我只是和老虎去偷窥了米伽勒和路西法一下而已。”

“路西法大人会生气的吧。”

“他那时候正沉迷于温柔乡呢哪有时间管我,我们去的时候他们刚开始第一步,怪当初年纪小,没能理解他们在做什么,只是老虎脸红扑扑的,我猜那时候他懂得大概比我还多,明明看起来那么天真却意外的色=情。”

“色=情?”

“是啊,你不知道后来他在床上是怎么压抑呻吟,半推半就的……你个小屁孩把耳朵给我掩上!”

“……哥哥你还想再说下去是吗?”

“咳咳,反正那时我看到他脸红就想都没想啃上去了,口感超好!

和老虎再次见面是在战场上,如果把能力比为一种光的话,他的光实在是太弱了。

一开始老虎真的让我有点失望,就算比之前那些对手像样点,但依然没有什么挑战性。那家伙有些不满我这么说,就要攻过来,我轻松一个侧身就躲过去了。

后来他又挣扎了几下就被我擒住双手。我用一只手抓住他两只手举高,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腰,然后在他耳边吹气,那家伙和我想的一样,耳朵特别敏感,轻轻一吹身体就不由得动了一下,耳朵立马就红了,然后我想着大概舔一下就充血了,于是我就那么做了,结果那家伙不仅耳朵更红了连脸部和劲部也都和他发色差不多了。”

“哥哥这段说得特别详细呢……”

“因为我发现除了上床,我唯一调戏他的机会只有这一次。”

“真可惜。”

“是啊。”

“那哥哥是不是还打算跟我分享你们滚床单的过程?”

“你要听吗?”

“……哥哥,我还未成年。”

“你已经快五百岁了。”

“但还是未成年,所以请哥哥务必事无巨细地讲出来。”

“才不要,那样的老虎只能让我一个人知道。”

“……哥哥有时候你真的很讨厌。”

“老虎也是那么说的。”

“……老实说我还以为哥哥会带个球在战场上和老虎回顾童年。”

“……”

“因为哥哥很像是这样的人。”

“这种做法不行吗?”

“……哥哥你真的这么做?”

“我想过,但被老虎拒绝了。”

“我以为老虎君和哥哥一样是单细胞。”

“他是啊,他的回答是,米伽勒让他在战场上不能做除了打战外的事。我说那你怎么还能和我聊天,然后他愣了一下就突然攻了过来,幸好我反应快,不然就被他偷袭了。”

“……”

“你怎么不吐槽了?”

“我在等哥哥继续说啊,”

“……你突然不插嘴我都不习惯了。”

“哥哥请继续说下去,后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我下属就怂恿我把老虎抓回去,我也没多想就真的把他抓回大本营。老虎挣扎了几下发现没用就用炙热的眼神盯着我看,仿佛要把我盯出一个洞来。

人太多我也不打算怎么理他,就把他关在我房间里。”

“其他人没意见吗?”

“他们敢?然后我就把老虎放了,让他给我洗衣做饭。那家伙倒是很听话,就那样我们相处了好几天,我也懒得上战场,就是天界总是派人来救他都被我打回去了。”

“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把他给上了。”

“哥哥你这件事这么概括是不对的!”

“要你管!”

“上了之后呢?就把老虎染黑了?”

“怎么可能!如果被上了就会被染黑,那么米迦勒早就是我们魔界的人了。当时我完全没有染黑他的想法,但我的属下,擅自做主把我骗到路西法面前再把被我折磨得很不像样的老虎带去了炼狱。”

“炼狱?”

“就是十八层地狱。我只去过一次,就是去救老虎,那种地方去过一次就不会想去第二次,我一分钟都待不下去,老虎却在那里被绑住待了三天。”

“哥哥心疼了?”

“当然心疼啊!我把他带出来以后才发现他的翅膀已经全黑了。问他发生了什么他一句话都不说,以前那副天塌下来都不怕的表情全没了,只是呆呆的看着我,我把他抱入怀里,他迟疑了一下才伸手环住我的腰。他那个样子让我更心疼了,虽然不是我的本意,但终究与我有关,我就不停地对他说对不起,他突然推开我叫我让他回天界,我说他现在以堕天使的身份是回不去的,他不听我的,我就只好带他一起上去。

那时候我能做到的就是拼死把他送到米伽勒那,虽然米伽勒喜欢和我们作对,但事实上魔界的人最喜欢的天使就只有他一个,当然我还多了一只老虎。

米伽勒说我不该带他回去,老虎没说话,就是走到我面前,很青涩的吻住我,我当然要吻回去了,就在吻得正激烈的时候那家伙突然一用力就把我推了下去,等我回过神已经快掉回地狱了,再回去的时候天界已经加强了戒备说要处罚什么人。”

“怎么不说了?”

“没了。”

“没了?!之后老虎呢?”

“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你没去打听消息吗?”

“打听了,没任何消息。”

“米伽勒呢?”

“他什么都不愿意说,表情难过的让人想揍他。”

“……看来嫂嫂是凶多吉少了。”

“别叫他嫂嫂,怪别扭的。”

“那叫什么?”

“大嫂。”

“……他会炸毛的吧。”

“嗯,反正杀的是你。”

“……哥,我帮你打听消息吧。”

“就你?我这几年可是在天庭情报网打滚了很久都还没能有消息!”

“看我的吧。”

——翌日——

“哥哥,我知道大嫂在哪了。”

“哪?”

“人界。”

“他去那干嘛?”

“他是被贬下去的。”

“你怎么知道的?”

“我和那些能天使很熟啊 平时经常交换八卦,我发誓不会再告诉别人了他们才答应跟我说的。”

“但你还是告诉我了。”

“这就是恶魔的好处,我们食言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我发现我一直以来都看错你了。”

“现在看对还来得及。”

“我还是觉得很难受。”

“不已经找到了嫂子了吗?”

“我找了快一千年了。”

“苦尽甘来了。”

“我用正常渠道都没找到结果你一天搞定。”

“哥哥知道八卦的好处了吧。”

“……嗯”

————————END————————

——剧场——

“你相信命运吗?”

“哥……哥哥?”

“就算一开始我和老虎没在天界认识,后来到了战场上我也会被他的光所吸引。”

“哥哥不是说过他的光太弱了吗?”

“怎么可能,他是最棒的。Taiga于我,属于不是奇迹的奇迹。”

——正文——

Daiki的寻妻之旅——然而并没有正文。

Fin.

评论
热度(21)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