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唐氏家规(03)

(一) (二)

 

Chapter3

 

沙特阿拉伯的气候干燥异常,普通的风都能把大地吹得龟裂,更何况是在沙漠边界。

 

孙翔昂起头一口气喝了一整瓶矿泉水,抬起手正打算把被他揉成一团的瓶子扔掉,就被杜明给出言阻止了。

 

“二翔你不要这么暴躁,小心坏了大事。”杜明躲在随意搭起的站点内,光裸着上身呈大字形躺在地板上。

 

孙翔调了下狙击枪,确认目标短时间内不会出现后,也进了小站点,抬脚踢了一下地上的杜明,“你躺在地上不怕被蒸发吗?”

 

“别踢我,”杜明翻了个身躲开,“你的鞋子太烫了。”

 

孙翔用鼻子哼了口气,从角落的箱子里拿出两块压缩饼干,给杜明扔去了一块,“真想吃糖糕。”

 

杜明抬手接过压缩饼干,用嘴咬开包装,含糊不清的说了句,“我只想吃雪糕。”

 

“唉,快一个星期没见到唐昊了,你说要是回去他看到我晒成这样该怎么解释?”

 

孙翔已经是属于晒不黑的那个类型了,但终究是敌不过这毒辣的阳光。几天下来已经被晒成了亚麻色,比原先的肤色黑了一层。

 

“不是吧,你还没跟他说?!都几年了。”

 

“六年。”

 

“真佩服他能被你骗过去。”杜明小声嘟囔了一句“真是物以类聚。”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夸他?”

 

杜明还在思考着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笔记本电脑突然间发出滴滴的警报声,立马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力。

 

“有人进入我们的监控范围。”杜明放大了镜头,“妈的还开着重机,直接挡住了我们的狙击路线。”

 

孙翔忍不住骂了句脏话,二话不说冲到门外,用狙击枪的瞄准镜对准那位不速之客。

 

那人刚从车上下来,安全帽都没有拆,头左右摇动似乎在观察什么,身体刚好背对着孙翔,身上穿著防止晒伤的皮外套和……花裤衩。

 

妈的这个人的画风上下怎么不一致!

 

孙翔皱了下眉头,就现在的观察结果而言,这个人只能算作普通人,虽然任务中杀掉普通人在一定限度上是允许的,可是心高气傲的新斗神是拒绝将无辜人员牵扯进来的。

 

况且,杀掉这个人很可能会暴露自己,最终会影响整个计划。

 

“一叶之秋,目标已经进入163号公路,射程范围内。”

 

还来得及!

 

孙翔将架好的狙击枪搬到一旁的岩石上,调整了另一条狙击路线,倒计时。

 

 

“不好!那个人身上有武器!”

 

“Fuck!”孙翔骂了一声,一个没瞄准,子弹打向了目标的左胸口,离心脏还有几公分的距离。

 

顾不得自己的所在地已经暴露,孙翔又立马转了个方向,对着不速之客就是一枪。

 

那个人应声倒下,孙翔长苏了一口气,正准备做些挽救措施,便发现刚才倒下的那人已经消失在画面,下一秒他便听到杜明的声音。

 

“那家伙打算开炮!快躲开!”

 

孙翔没有多加思考,顺应本能地拉起杜明往后方的越野车跑去,爆炸轰然而起,孙翔二人被炸到了地面。

 

“我的电脑还在那!”

 

“这时候管什么电脑!快走!”

 

也不顾杜明的反对,孙翔一个油门踩到底,灰色的越野车消失在视野范围,徒留下扬起的一大片沙尘。

 

而与此同时,任务目标已经在武警的掩护下换防成功,迅速进入了红沙漠。

 

不速之客放下手中的枪炮,皱着眉头从一堆残骸中将面目全非的笔记本电脑挑出。随后跨上重机,逃离了武警的追击。

 

 

***

 

 

“失败了?”江波涛看着刚从直升机上下来的二人。

 

“……”孙翔没有回答。

 

“有另一个杀手在。”杜明没有直接回答。

 

“这不能成为你们失败的理由。”屋内传出另一个人的声音,杜明和孙翔同时抬起头。

 

江波涛指了指主电脑,轮回的boss在显示屏里幻隠幻现,等注意力全集中在自己身上,才继续说道:

 

“你们不仅任务失败,还把自己给暴露了,如果这个杀手认出了你们,”boss有意地看向孙翔,“你们懂行规。给你们48个小时,收拾掉这个残局。”

 

屏幕随着最后一句话黑了下去,再亮起来时已经是正常的登录页面。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刚回来就收到你们任务失败的通知。”江波涛也不多说什么废话,输入密码打开远程监控录像。

 

“有另一个组织跟我们抢目标,导致我们失手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当时对方拿出枪炮,我们为了躲避攻击,不小心将电脑落在了那里,如果对方真的是可以跟我们相抗衡的组织,我们很可能会被发现。”深知孙翔性情的杜明率先出口。

 

“当时如果回去,那个人很可能再给我们一炮,到时候谁也别想活着回来。”孙翔语气有些冲。

 

“杜明并没有怪你,”江波涛依旧充当和事佬的角色,“当务之急是先对方一步将他找出,”

 

“直接做掉。”孙翔咬牙切齿地接口道。

 

一时间谁也没有再说话,江波涛将录像带的时间轴条往后拉了一大段,直接跳到沙地上出现一辆奔驰着的重机的片段。

 

孙翔眯起眼用力地瞪着那机车上的身影,全罩型安全帽将对方的脸遮得相当严实,身型跟自己差不多,衣服搭配依旧槽点满满,只是孙翔已经没了当初的心情……当初的心情?

 

孙翔突然间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他抢过江波涛手中的鼠标,不停地快进,后退,快进,后退。最后画面定格在机车的后视镜上,那里正挂着一条细绳,绳上拴着一枚戒指。

 

杜明爆手速将分辨率处理到最高,终于,戒指内测的字展现在屏幕上。

 

Sx.T

 

“什么意思?”杜明扭头问他们万能的副部。

 

江波涛看了一眼孙翔的表情,再看一眼屏幕上的戒指,张张嘴硬是说不出话来。

 

真是无巧不成书。江副部在心里感叹道。

 

比起江波涛短短一句话的评价,孙翔的内心则已经刷起了弹幕。

 

好你个唐昊!你丫的骗了我六年!呵呵,全球限量版戒指!这下好了!连帮你申辩的理由都没了!看我回家不把你切成糖糕片炸着吃!我就说那人给我的感觉怎么跟你那么像!感情那就是本尊!还敢拿炮轰小爷!我我我……

 

我要杀了你。

 

 

*** 

 

“哟!这不是唐大少爷吗?听说你任务失败了?怎么样,说出来让我乐呵乐呵?”唐昊刚踏进呼啸的大门,方锐就马上凑过来幸灾乐祸。

 

唐昊正眼都不瞧方锐,权当这个人不存在,他敲了敲一名实习员工的桌子,“上科技部给我找一个人过来。”

 

然而新人终归是新人,行动力不足,磨磨蹭蹭了半天才站起身来。

 

唐昊一股火窝在肚子里很久了,正想要发飙,方锐的笑脸就放大到他眼前。

 

“嘿嘿,科技上的事找我不就行了?那些人哪比得过你方大爷啊。”方锐眨巴着他那真诚的大眼睛。

 

“呵,”唐昊见鱼上钩了,干脆利落的将手提包塞到方锐的怀里,“那就交给你了,尽量给我挖出些有用的东西。”

 

说完,唐大公子便潇洒地走进了办公室。只留下方锐对着电脑的尸骸咆哮。

 

“哇靠这什么鬼!你哪个墓里盗出来的!”

 

 

唐昊进了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将整个思绪理清,赵禹哲便敲门闪了进来。

 

“干嘛?”唐昊见他一副心惊胆战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

 

见唐昊心情没有想象中的糟糕,赵禹哲一颗悬着的心终于稳了下来,“boss刚才下了通知,说这次的处罚先暂且不提,要求你斩草除根,48小时内处理完全部后续。”

 

“嗯。”唐昊打开电脑,连接上终端,算是接受了这个任务。

 

“不过组长,这次到底怎么了,以前也没见你失败过啊。”

 

“有另一个组织跟我们抢任务,我被偷袭了。”唐昊说得轻描淡写。

 

“那组长你没事吧?”赵禹哲上下打量了一番,也没发现什么明显的伤口。

 

“没事,我穿着防弹衣,他的目标是脊髓,被我躲过去了。”

 

赵禹哲了然地点点头。“那老大你是怎么失败的?”

 

“那个傻逼开枪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而且也没射中,武警立即展开一级警戒,我一个人肯定赢不过。”唐昊揉了揉太阳穴,“害我完不成任务不说,那家伙还冲我开枪,不过以他两发子弹间隔点来说,应该是专业的水准,怎么会射不中?”

 

“射中了你的任务也不算完成啊。”赵禹哲出言提醒道。“不过会不会是因为你的出现扰乱了他的节奏?所以一不小心射偏了?”

 

唐昊撇了撇嘴,算是认同了这个观点的可能性。“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也不过如此嘛。”

 

赵禹哲总有种自家组长对那个给了他一枪的人很是欣赏的错觉。

 

“对了,你有没有觉得我黑了不少?”唐昊突然开口。

 

“……”赵禹哲盯着唐昊几秒,默默地点了个头。

 

“限你三分钟帮我想一个借口糊弄孙翔。”唐昊的语气不可置否。

 

三分钟后,赵禹哲还没想出一个绝佳的理由,倒是方锐先过来了。

 

“只能把常登陆地址找出来了,估计是哪个敌对组织的总部,剩下的基本上都毁得差不多了,哪个缺德的暴殄天物把东西炸成这样啊。”

 

“你才缺德。”唐昊接过方锐的电脑,上面的地图定位点刚好是孙翔工作所在地——轮回。

 

唐昊觉得有些事情正在浮出水面,许许多多个断点拼接成一条线,也顾不得和方锐斗嘴,唐昊立即给孙翔打了个电话。

 

“在哪呢?”

 

[在轮回啊,还能在哪?]

 

“我回来了,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晚上吃什么?”

 

[吃西餐吧,之前买的那套餐具还没用上呢。]

 

“行,那我买些肉回去,你这几天没把家弄乱吧?”

 

[哪能啊,保准跟你走之前一模一样!]

 

“口气倒不小,行,记得早点回来。”

 

[好。]

 

唐昊刚把手机挂断,便受到方锐和赵禹哲的眼神攻击,他翻了个白眼,提出他心底的看法,

 

“我觉得,开枪打我的那个人,就是孙翔那个傻逼。”

 

方锐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一秒钟就接受了这个相爱相杀的设定,他开口问了一句“如果真的是孙翔,你会开枪杀了他吗?”

 

“……”唐昊觉得自己正面临着本世纪最难回答的问题。

 

“昊哥你先别为难了,万一不是呢?”赵禹哲出言宽慰道。

 

“也对。方锐,你去黑了我们那片别墅区的监控,看看这几天孙翔到底有没有回去。”

 

‘组长你心里其实很希望孙翔就是对吧!’赵禹哲在心里咆哮。

 

 NEXT

评论(11)
热度(115)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