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唐氏家规(05)

(一) (二) (三) (四)   

 

Chapter5

 

“你好,我找轮回俱乐部的孙翔。”唐昊穿着一身宽松的休闲服,发带将额发束住,看起来确实有几分运动青年的模样。

 

前台也没有多加怀疑,翻看了一下的出入记录,确认孙翔并没有外出后抬头微笑道,“轮回的办公室在十五楼,电梯在您的左手边。”

 

“谢谢。”唐昊真想给这个前台打好评满分。

 

唐昊坐上电梯,按下十五层的按钮。这个时间段没有别的什么人会乘坐电梯,孙翔也该发现自己了吧。唐昊勾起一抹笑,昂起头正巧对上电梯右上方的监视器镜头。

 

“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很蠢。”孙翔打开监视器的语音系统。

 

唐昊无所谓地耸耸肩,“二翔,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随意说别人蠢?”

 

“怎么?他还能咬死我不成?”

 

“别人再蠢也蠢不过你。”

 

“被我骗了六年的你也好不到哪去。”

 

唐昊沉默了一会,“是五年。”他纠正道。

 

“……”孙翔劝自己不要跟唐昊讨论这种无谓的问题,“你看起来禁欲好几天了。”

 

“你的话题跳跃得真快。”唐昊不禁笑出了声,“怎么?痒了?”

 

“滚你丫的!”孙翔自己也不明白那句话是怎么脱口而出的。

 

“一般你这么说都是让我更进一步的意思。”唐昊看了眼电梯的层数,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孙翔涨得通红的脸。

 

“嘿,亲爱的老婆,我要进来了。”电梯的门应声打开,唐昊拉开运动服的拉链,从衣服内侧取出两把手枪,警惕地踏进轮回的大门。

 

唐昊此行的目的并非孙翔,他没有蠢到一个人单枪匹马地闯入敌营内部杀人的境界。方锐那头正在侵入轮回的主系统,他只负责吸引敌方主力的注意力。

 

当唐昊推开里面的门时,孙翔已经双手举枪对准他的额头。

 

情报显示今天下午轮回只有孙翔和周泽楷两个王牌,孙翔在这,那周泽楷呢?

 

唐昊仿佛看不见正对着自己的枪口,将手中的枪收回怀里,如同来参观似的左看看右瞧瞧。

 

方锐说过周泽楷并不擅长系统运作方面,所以放过应该没关系吧。

 

唐昊直接放弃寻找周泽楷,倒真的参观起了轮回的装潢。

 

轮回的大厅和内部密室不同,简约又大气,该有的娱乐设施都有,还真有俱乐部的风范。

 

唐昊走到一个小型吧台前,拿起桌上的调酒罐闻了一下,“真奢侈。”

 

孙翔第N次强迫自己开枪失败,他对看起来毫无防备的唐昊下不去手,嗯,之前那次除外。

 

“你闻得出来?”孙翔把枪放回腰部,绕过唐昊走到专业调酒的位置。

 

唐昊摇了摇头,“酒架上那些酒的名字我还是看得懂的。”他将手中的调酒罐递给孙翔。

 

“从来都不知道你会这种东西。”唐昊看着孙翔有模有样地调试着每种酒的比例感叹道。

 

“怕你误会我背着你逛酒吧呗。”孙翔加了几块冰,开始晃动调酒瓶,一边得意地看着唐昊“你不知道的东西可多了。”

 

唐昊挑了下眉,“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也告诉我你什么都会,然后接下来的五年……”

 

“六年。”孙翔打断了唐昊的话。

 

“好吧,然后接下来的五年或者六年里你用行动告诉我一个人能蠢到什么程度。”

 

语音刚落,孙翔便二话不说拿起手中的调酒罐砸了过去。

 

唐昊就势夺过调酒罐,打开将调好的酒倒入高脚杯中。然后将它举起,看着那层次分明异常漂亮的鸡尾酒露出一抹惊讶。他又将目光落在孙翔的脸上,果然,那个傻逼正笑眯眯地看着他,眼睛闪亮亮的,一副求夸奖的样子。

 

“我干杯,你随意。”唐昊故意不称孙翔的心意,毫无情调地饮掉一整杯酒。

 

孙翔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他给许多人调过酒,上司,同事,任务对象,但从来没见过有人这么喝西洋酒。孙翔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眼光。

 

“这酒叫什么名字?翔?”

 

孙翔抓起旁边的酒瓶作势要砸过去。

 

“那是75年的威士忌。”唐昊出言提醒道。

 

“它叫糖糕。”孙翔看了眼酒瓶,瞬间庆幸自己没有真的砸下去,这可是江波涛的最爱。

 

“临时取的?”

 

“不,一直叫这个名字。”孙翔想了一下,解释道,“我把所有烈酒都适量的调到一块,本来以为会有很激烈的化学反应,没想到还挺温和的,跟你差不多。”

 

刚才还嘲讽技能全开的唐昊突然间沉默。

 

直到前一秒,他还把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当做游戏,孙翔和自己一样是杀手,自己可以跟他来一场你死我亡的生死决斗,正是唐昊梦里才会出现的情节。

 

唐昊喜欢强者,当初被孙翔吸引就是因为孙翔身上自带的光辉,自信,强大,有冲劲。在不知道孙翔和自己是同类之前他便想过好几次,如果孙翔当杀手一定会达到和自己同样的高度,他可以每天跟孙翔吐槽任务对象,炫耀自己一天的丰功伟绩,而不是跟他唠家常,抱怨邻居家的小孩有多皮。他甚至可以和孙翔打架,将家里搞得天翻地覆,然后停息战火来场痛快淋漓的性爱。

 

而在一天前,他发现他的梦在现实发生了,唐昊很兴奋,兴奋得冲昏了头脑,他把孙翔当成了一个对手,一个和自己相熟并且不相上下的对手。而孙翔的那句话,那句不算表白的表白让他突然间想起,孙翔不但是他相熟的人,更是他最爱的人,他的另一半,是需要陪伴一生的人。

 

“孙翔,我们离婚吧。”

 

“……”孙翔瞪大了眼睛,他觉得他刚才出现了幻听。

 

“我们离婚吧。”唐昊又重复了一遍,既然孙翔现在同时占据着任务对象和爱人两个相悖的身份,那他不介意亲自解除其中一个身份。

 

“我不要。”孙翔眼神异常坚定。

 

“你可以拿枪对准我却不可以跟我离婚?”唐昊盯着孙翔的眼睛。

 

还没等孙翔将脑中的一团乱麻理清,轮回的落地窗突然被炸开,两人瞬间反应过来,凭借着本能轻松地躲避掉四射的碎片。

 

高空的冷风一下子从大片的缺口灌进室内。须臾冷风变得更加强劲,一架直升机飞到大楼边打开了机舱门。

 

赵禹哲朝唐昊招了招手,将尼龙绳梯放下垂在半空中。

 

“来得真不是时候。”唐昊不满地踢开脚边的玻璃渣,走到窗边抓住绳梯的边。

 

“宝贝,好好考虑一下,我准备好离婚协议书在家等你。”说完,他便头也不回地爬上绳梯进了机舱。

 

孙翔望着越来越远的直升机,一瞬间觉得什么都清晰了。

 

“去你妹的唐日天,离就离!”

 

NEXT

评论(20)
热度(119)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