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唐氏家规(09)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Chapter9

 

经过一路颠簸,唐昊终于将车停到一个简陋的矮屋前,招呼了一声孙翔后两人一同下了车。 

 

“你是怎么找到这种地方吗?”孙翔在周围逛了一圈,发现矮屋虽然地处偏僻但几乎该有的都有,从房顶蜘蛛网的蔓延程度来说,应该有半年没住人了。不过这种地方都能被唐昊找到并且还记住路线,孙翔打心眼里佩服。

 

“之前我不是有段时间离开了半个月吗?就是在抓藏在这里的那个家伙。”唐昊捡了几根木块准备点火,“那家伙是个政客,成天躲在这里远程指挥东指挥西的,我费了好大劲才找到这个地方,在那片丛林里晃久了自然就记住了。”

 

“半年前被杀的政客?难道是Demo•Black?!”孙翔之前也接过这个任务,还没等他开始行动就被告知那个人被暗杀掉了,没想到竟然是唐昊干的。

 

“那个人悬赏金挺高的。”孙翔语气有些酸溜溜。

 

“我的钱不也是你的钱?”唐昊点起火,将从屋旁摘来的土豆架在火堆上边。听到孙翔的话后有些哭笑不得,“最后那些钱都用去给你的宝贝车买保险了。”

 

“说到保险!你说我现在去找保险公司要求赔偿还来得及吗?”

 

“怎么跟他解释?说那是你亲爱的老公用炸弹炸成那样的?分分钟把你关进局里。”

 

“怕什么,又不是没进过!”孙翔小跑到唐昊身边蹲下,“我告诉你,局里的饭菜虽然不如你做的,但好歹也分分钟秒杀我中学的食堂,所以说社会食物链底层依旧是学生。”

 

“你进那种地方干嘛?” 

 

“当然是有任务,小爷我可是在警察眼皮底下干掉了重点监控犯人,而且神不知鬼不觉的。任务完成后江波涛就来保释我了,小爷还是在警察的道歉声中走出警察局的。”

 

“还小爷呢。”唐昊都没发现自己看着孙翔眉飞色舞时的表情有多温柔。

 

“别不服啊。去年中秋我坐着直升机回去,整个屋顶轰隆隆的你都没察觉,亏我还编了好几个理由想忽悠你。”

 

“去年中秋?”唐昊认真的回忆了一下,“那天我执行一个任务被炮弹炸得耳鸣什么都听不见,跟你说话还是读的唇语。”

 

“你会读唇语?”孙翔觉得有些新奇,“我前段时间刚学的腹语,我们来交流交流!”

 

“……”唐昊很想说一句孙翔你是不是傻,但出于两个人刚和好不适合吵架,于是他出言提醒道,“我现在不聋。”

 

孙翔整个人焉了下来,脑子里还在盘算着腹语可以如何完全KO掉唇语。

 

从一开始这两个就不是一个系列的啊,羊习习大大。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唐昊问出目前两个人都毫无头绪的问题。

 

“不太清楚……问问江波涛吧,他的主意多。”孙翔突然间想到什么似的,转过头对着唐昊,语气认真到可怕“反正我不要离婚。”

 

“谁要跟你离婚了。”唐昊没好气地将烤好的土豆塞到孙翔嘴里。

 

“烫烫烫烫!”刚烤出来的土豆还带着些火气,刚碰到孙翔的唇就像火烤一般。

 

唐昊也有些慌乱,他将土豆扔到一旁,连忙捧起孙翔的脸对着他开始发红的嘴唇连呼了几口气想帮忙降低热度,但显然并没有什么效果。

 

这个时候最需要凉水,唐昊脑子快速地运转,在记忆深处找到附近的溪流的具体地址,火急火燎地就转身往那赶去。

 

脸颊上的温度突然间没了,抬眼就是唐昊的背影,孙翔想起之前还在聊的话题,也顾不得自己火烧的嘴唇,二话不说就紧跟上唐昊的步伐。

 

唐昊走到溪边,从一旁的树上挑了两片大叶子相互交叠放入溪中,正想打些水上来,不料后方的孙翔已经一个健步上来,蹲下身整个头‘啪’一声,埋进了水里。

 

唐昊呆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嘴角不自觉的高高扬起。孙翔这副样子绘声绘色的表演了什么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看来之前闹离婚对他影响很大,唐昊从未想过孙翔竟是如此地在乎他们两的关系。

 

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孙翔从水中抬起头,甩了甩湿掉的头发,水滴溅到了唐昊的裤脚。他转头看了眼一旁拼命忍笑的唐昊,心里更加恼火,手扬起水花直接泼向对方。

 

被泼了一身水的唐昊没有如同想象中的那般立即反击,反而是将他自己的外套脱下,盖上孙翔满头的湿发,有节奏地揉了几下。孙翔的头发短而碎,不一会就擦了个半干。

 

唐昊蹲下身,食指挑起孙翔的下巴,笑着与对方那双愤然的眼睛对视了几秒,然后啃向孙翔那还红肿着的唇。

 

约莫过了有五六分钟,唐昊才缓缓推开孙翔的肩膀,一根长长的银丝还架在两人中间不肯断去,于是他再次贴到孙翔的唇上,流连了一会才肯离开。

 

“谁再提离婚谁是小狗。”唐昊认真地复述昨晚孙翔说过的话。

 

“可你本来就是啊。”良好的气氛一瞬间被孙翔的一句话破坏。

 

唐昊额头的青筋跳了几下,大脑劝告着自己不要动怒,然而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扛起孙翔把他扔进小溪里。

 

孙翔也不是省油的灯,手一伸,直接把唐昊也给拽了下来,紧接着一个跃起,整个人压在唐昊头上不让他浮出水面。

 

唐昊在水中扑腾了几下,心想着幸好自己水性好,不然孙翔就谋杀亲夫了。他立马憋足一口气,一个弓身将孙翔也扳倒在水里。

 

两个幼稚鬼在水中嬉闹了一阵之后才意犹未尽地爬到岸上。

 

“那个屋子里可没有能换洗的衣服。”唐昊用力地甩着袖口上的水,眉头皱起,他可不希望两人还没彻底甩开组织就双双‘病危’。

 

孙翔直接将衣服脱下用力地拧动,“怕什么,笨蛋都不会感冒的!”也不知道他口中的笨蛋指的是对方还是自己,或者两者皆是。

 

孙翔用食指抵住唐昊紧皱的眉间,有一下没一下的将眉头抚平,“要不我们回去烤烤火吧!”

 

“嗯。”唐昊故作深沉地应了一声,松开眉头,抓住孙翔不安分的手,亲吻了下对方的指尖。

 

而此时的矮屋边,一名不速之客正有滋有味地啃着唐昊留下的还没烤焦的土豆,右手食指套在扳机处,有规律地转动着手枪。

 

而屋内的另一个男人正在窗台上架了把狙击枪,枪口正好对准唐昊二人回来的小路上。

 

隐居的平静生活,本来就不是故事的结局。

 

NEXT

评论(13)
热度(104)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