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唐氏家规(10)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Chapter10

 

孙翔远远地就看到矮屋处的烟火正袅袅升起,按理说他们离开了这么久,火就算不熄灭也不可能这么旺,他转身拽住唐昊的衣角,拐了一个方向,绕到他们一开始停车的地方,果不其然,泥泞的地上平白多出了两道轱轮印。

 

“这么快就有人找来了,你不是说绝对隐秘吗。”孙翔尽量压低声音,看向唐昊的眼睛里写着几分抱怨,“现在怎么办?”

 

若是之前带着武器的状况还好,至少可以拼个你死我活,关键是现在两人身上空有一件湿透的衣服,连防身的匕首都没带。唯一可以称之为幸运的地方是,根据轱轮印的形状深浅来判断,是一辆轿车,有且只有一辆。

 

“反正最多不超过四个人,怕什么。”相较于孙翔的警惕担忧,唐昊显得有些胜券在握。他拉着孙翔从草丛里出来,大步流星地想冲入敌营。

 

谁能阻止得了少年英雄赴死,他们听不到。——by宫本武藏。

 

然而没等唐昊走上几步,就已经被孙翔牢牢拽住,他伸手从树上折下两根长树枝,递了一根给唐昊。

 

“……对方是枪炮。”唐昊无语地接过树枝,将它别在腰带上,看起来有些滑稽。

 

孙翔白了唐昊一眼,将树枝握在手心,警惕地走在唐昊面前给他开路。

 

唐昊也没说什么,默默地跟在孙翔后面,趁孙翔不备将绑在腰上的‘武器’扔掉。

 

“哟,舍得回来了?”坐在竹椅上的男人吃完最后一口土豆,看到迎面而来的两人兴冲冲地迎上去,巧妙地躲掉孙翔的树枝并将其脏兮兮的手直接抹上唐昊的衣服。

 

“这是衣服不是抹布!”唐昊抓住那人手腕,用力捏住。

 

“我靠!唐昊你竟然下死手!”那人见几次想抽回自己的手无果,于是抬起持枪的右手,枪口对准唐昊的额头。“三秒内放手!”

 

虽然搞不懂眼前什么情况,但见到唐昊受威胁,孙翔二话不说从那人腰间掏出另一把手枪,子弹上膛,对准那人的太阳穴。

 

“我靠!我都没上膛你竟然敢上膛!万一走火可怎么办!林大大快救我!”方锐此时欲哭无泪,自己就不该作死单挑人家夫夫档。

 

林敬言闻言从屋子里走出,眼镜在阳光下反射出一道光,手里的硬皮书毫无征兆地扔向孙翔。

 

唐昊松开握着方锐的手,将孙翔拉到自己的身后,而那块硬皮书精准地落在了孙翔刚才所在的地方,封面印着五个大字——天下第一攻。

 

“我自己能躲开!”孙翔很不高兴自己竟然充当了被保护者的角色。

 

“……我知道。”虽然知道,但身体就是不由自主想要保护你,怎地,不服?

 

“亏我还特意赶过来支援你!真没良心!”方锐揉动着自己发痛的手腕,语气十分愤慨。

 

唐昊没理会方锐,转头看向正走过来的林敬言,“你还没死?”

 

“如你所见。”林敬言挑眉,走到方锐身侧帮他按摩手腕。

 

“昊昊你这话我就不乐意听了!谁跟你说林大大死了!”

 

“那又是谁在刚得到消息那几天跟得了失心疯一样?”

 

“等等!”方锐还想说什么就被孙翔出言打断了,只见孙翔指着自己的鼻子,头却正对着唐昊开口追问,语气不太友善,“你队友?”

 

“他就是方锐,那个任务就是我们俩一起执行的,所以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找来的只可能是他。旁边的是林敬言,以前呼啸的前辈。”

 

“你早就知道是他们?怎么不早说!”害他第一次见到唐昊队友就丢这么大的脸。咦?怎么有种小媳妇见公婆的感觉?

 

“看你应对得这么积极不忍心告诉你真相。”似乎是看穿了孙翔的小心思,唐昊语气轻柔了不少。

 

“我来这不是要看你们秀恩爱的!”方锐大大怒刷存在感。

 

“说吧,你有什么好主意?”

 

“这是求人的语气吗!给爷备上大鱼大肉好生伺候爷就告诉你。”

 

“方锐别闹,你让唐昊上哪给你找大鱼大肉?”林敬言推了下眼镜,“随便去你们刚才来的溪边抓几只虾蟹就行了。”

 

当然,最后方锐也没成功吃上大餐,林敬言口中的虾蟹也大部分进了孙翔的肚子,而方锐则在一旁抱怨自己不该吃那几个土豆导致现在没吃多少就吃撑了。

 

唐昊剥下蟹壳扔向赖在地上不动弹的方锐,“现在该说了吧。”

 

“这事要从很久很久之前说起,当时的昊昊还没遇到翔翔,整天只知道追着林大大单挑,终于有一天,昊昊单挑成功了,但林大大却立马消失了,伤心欲绝的方锐把昊昊揍倒在地……诶,我还没说完你踢我干嘛!”

 

“别瞎编这些有的没的。”

 

“还有昊昊就算了,翔翔是什么鬼啊!”孙翔好不容易找到插话的机会。

 

“年轻人听故事不要在意这么多细节嘛。反正那之后一晃就是五年。有一天,帅气无比的方锐大大突然在街上看到一个疑是林大大的身影,他毫不犹豫地冲过去来了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相认。之后林大大窝在他的怀里对他说……”讲到这,方锐有所防备地一跃而起躲过了后方林敬言的攻击。

 

他清了清喉咙,突然间唱了起来。“方锐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林大大讲那过去的事情。”

 

“……”此时此刻的孙翔突然觉得轮回的人原来是那么的正常。

 

“……”唐昊表示他不认识这个人。

 

方锐适时地止住歌声,表情突然严肃起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放到唐昊手掌心,“林大大就是因为不小心在主系统中下载了不该下的东西才被组织追杀,为了防止我们去帮助林大大,所以才告诉我们林大大在任务中牺牲了。林大大也是傻,早点来找我们不就好了。”

 

“当时你们都是新手,找你们有什么用?其实也不算是不小心,我是出于好奇才给自己惹来祸端的。”林敬言接下话茬,“据我判断,组织下令追杀你们不单单是因为任务失败,更或者那项任务本就是特意给你们两设置的,我想组织应该是已经撞破了你们两的身份,担心你们平日里交换情报对他们不利。”

 

林敬言顿了一下,望着唐昊手中的USB,“我因为那东西逃了这么多年,其实对我来说半点用途都没有,现在刚好借你之手把它送回呼啸。”

 

“顺便威胁几句,懂吗?”方锐又恢复平日里的嬉皮笑脸。

 

“你们的意思是说,林敬言不小心撞破了组织机密结果被追杀,而现在你们打算让我把U盘也就是机密带回去,并且用这东西要挟组织放过我们俩?”

 

“小伙子阅读理解满分啊!”方锐拍了拍唐昊的肩膀以表赞赏。

 

“那你呢?”唐昊将USB藏进口袋里,眼睛盯着方锐身后的林敬言。

 

“林大大当然是跟我出国啊。”方锐揽过林敬言的脖子,“没了那个U盘组织肯定不会像之前那样成天盯着林大大,更何况有我在,一定出不了事。”

 

“你也要走?”

 

“嘿嘿,明早的飞机。昊昊记得不要太想我,翔翔也是。”方锐变相回答了唐昊的问题。

 

见气氛有些凝重,林敬言看了眼还在状况外的孙翔,突然心血来潮握住新斗神的手,语重心长道:“唐昊这孩子虽然不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但好歹也有几年感情,他是个好孩子,你跟他一定要好好的。”

 

方锐看了眼自家戏很足的搭档,立马凑上前去,如同嫁闺女的老丈人似的也握住孙翔的手,“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昊昊就托付给你了,希望你们三年抱两,以后带着孩子去看我们。”说着,硬是挤出了两行泪。

 

瞬间接受这个设定的孙翔用力地点点头,“两位放心!我一定不会让糖糕受到半点委屈的!”

 

“……”唐昊一脸黑线地看着这场闹剧,他认识的都什么人啊这是。

 


NEXT

评论(15)
热度(95)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