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假面舞会

圣诞节贺

唐氏家规的番外,也可独立成篇,双杀手梗。

果不其然被吞了,重发一遍。Merry Christmas^^

 

豪华的酒店大厅内,闪烁不停的璀璨日光灯和各式各样的面具相照应,宴席间觥筹交错,舒缓的钢琴曲在耳边回荡。

 

每年圣诞前夕,TS公司都会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化妆舞会,邀请全国商政名流前来参加,今年也不例外。

 

孙翔眯着眼睛靠在墙边,拇指和食指摩擦转动着香槟杯的杯柱,深蓝色的燕尾服将他的修长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金色的蝴蝶面具夹在他高挺的鼻梁上,脸虽被遮掩一二但身上散发的贵公子气质还是吸引着不少小姐的注意力。

 

孙翔是在等人,他的舞伴,这家公司的财务经理,一位很杰出的女性。一般像这样的女强人都擅长将男人抛在一边然后专注于工作。

 

远远望了一眼还在和上司交谈工作的舞伴,孙翔暗暗地叹了口气,出于绅士风度他早早就陪着舞伴一同到达现场,连唐昊准备好的晚饭都来不及吃,现在整个肚子都是空的,为了保持形象还要强迫自己不去动那些美食,这对吃货来说比中了一枪还要难受。

 

这一边的孙翔还在天人交战,另一边他最爱的那盘沙拉就那么轻易落入他人手中。孙翔猛地一抬眼,发现取走他心头好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脸上带着金色的狐狸面具,面容曲线很精致,是gay都特别喜欢的类型。

 

然而孙翔的注意力并不在少年身上,或者说是少年身旁的男人夺走了他的视线。男人比少年高出半个头,和少年情侣款的银色面具将他的半张脸遮住,偏薄的嘴唇微抿着,无声的控诉着他的不耐烦,一侧的银色骷髅耳钉反射出一道光从孙翔的眼前闪过。

 

唐昊。

 

孙翔眉头蹙起,手上无意识地使劲将香槟杯的杯柱捏断,杯身随着重力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周围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过来,而作为罪魁祸首的两人却双双转身踏入舞池。孙翔盯着唐昊放在少年腰上的手心里的火一下子就燃了,他斜睨了一眼正俯下身收拾玻璃碎片的服务生,从盘子里又拿了一杯酒,正打算冲过去大干一场,他的舞伴却好巧不巧出现在他面前。

 

“杨?”与少年的稚嫩截然不同,孙翔的舞伴显得异常成熟,烈焰红唇加上姣好的身材或许是部分直男的最爱,但对于孙翔这样的,嗯,只能叫做任务目标。

 

“抱歉,不小心手滑了。”孙翔扬起手中的杯子,轻轻触碰对方的杯沿,“我自罚一杯。”

 

混迹商场多年,Karry自然明白孙翔所说的都是借口,喝酒也是因为心情不好,半点歉意都不带的饮酒能称为罚酒吗?

 

“杨,舞会开始有一段时间了,我们去跳一曲吧。”待到孙翔将那杯红酒一饮而尽后,Karry主动提议道。

 

杨席,孙翔的化名之一,任务中最常用的名字。

 

女方都主动提起了,孙翔自然不会薄了她的意,他弯下腰牵起Karry的手,将她带入舞池。舞会举行到一半,跳舞的人并不像刚开始那么多,因而唐昊和少年那对组合在人群中格外显眼,但那两人毫不在意,继续旁若无人地有说有笑。

 

Karry一开始就猜到孙翔是在舞会里看到喜欢的人跟别人在一起吃醋了,但却没猜到对方竟然是个男的,她有意的跟着孙翔的步伐靠近那对同性舞伴,主动对唐昊示意,

 

“交换一下舞伴?”Karry以为孙翔喜欢的是那位少年。

 

唐昊这回才注意到一旁的孙翔,事实上他刚才确实跟少年聊得太过于投入,并没有注意到舞池上的其他人。

 

“昊?”少年轻唤着微微走神的舞伴,孙翔和唐昊都是他喜欢的类型,他倒是真的不介意交换舞伴。

 

收到少年许可的眼神示意,唐昊眉头挑起,手一个用力将少年推向孙翔二人的方向,又趁着两人手松开的空档将孙翔拉入自己的怀中,然后对着Karry扬起一抹得逞的笑,

 

“抱歉,我喜欢男人。”

 

两个身高相近的男人跳华尔兹按理说挺尴尬的,但昊翔二人却像是练习过似的跳得无比自然,反倒是一旁的成熟女性和少年的组合更让人觉得违和感十足。

 

“昊?”沉默了一会儿,孙翔主动开口,他可没有忘记刚才少年对唐昊的称呼。

 

“赵昊,江湖人称赵日天。”唐昊语气里带着几分笑意。

 

“哦。”孙翔声音闷闷的,其实讲到这他也就明白了,唐昊也在执行任务,目标应该跟那位少年有关,出于任务的保密性他也不好再追问下去。

 

“没想到第一次跟你一起过圣诞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唐昊将孙翔拉近,两个人身体几乎贴在一起,他刻意将声线压低,富有磁性的声音钻进孙翔的耳朵里,引起体内的骚动。

 

孙翔瞪了唐昊一眼,握住他肩膀的手暗暗使劲,“谁知道你是不是每年圣诞都跟美少年来参加party?”

 

“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孙翔明知故问。

 

“当然是你这样的。”唐昊凑过去咬住孙翔的耳根子,面具的尾梢将孙翔耳后的碎发挑起,露出光裸的侧颈。

 

“你在玩火?”孙翔喉结滚动了几下,有些口干舌燥。

 

“怕吗?”唐昊拉开了孙翔的距离,挑眉看着对方越来越红的脸颊,嘴角带着几分玩味儿,“任务重要吗?”

 

孙翔瞄了一眼早就同少年下了舞池的Karry,思考了一下,“明天完成也不迟,你呢?”

 

“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剩下的我让赵禹哲替我去。”唐昊紧了紧握住孙翔腰的手,“不觉得,这里的空气有点闷吗?”

 

“我已经在顶楼开了间房。”孙翔大方地盯着唐昊的眼睛,舌头下意识地舔着嘴唇。

 

“哇哦。”唐昊意有所指。

 

“别误会,我本来一开始是打算今晚回家的。”孙翔做了个不算解释的解释。

 

“那现在看来你到明天中午都回不去了。”

 

夜还很漫长

 

 

评论(3)
热度(115)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