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请求上天赐予我锦鲤

朋友?听说过高三狗吗?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早上五点起床去上自习,23点下了晚课回家还需要背会英语方可入睡,吃饭时配菜也只有书籍,别人看电影我们看书,别人打游戏我们看书,高三狗?呵,狗有我们苦逼吗?

 

当然,这是传说中对高三狗的描述,是否有夸大孙翔不清楚,他唯一清楚的是目前作为高三狗的自己,日子过得还是蛮舒坦的。

嗯,不过早起和早开学确实不能忍。

 

中国人都有些迷信,尤其是中国父母,在高考前总是要四处烧香拜佛,仿佛有诚心就会有好成绩似的。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孙翔的堂哥孙哲平如是说道,“张佳乐当初就是被运气给害惨的。”

 

既然四方亲友都这番劝告,孙翔也打算碰碰运气——

试着召唤一下锦鲤精。

 

对此,他的好朋友刘小别对他投以“你484傻”的眼神,并很有爱心的给孙翔发了n张锦鲤的照片,

“多看看,没准能梦到。”

 

而另一个好朋友袁柏清的态度相对端正了许多,不仅跑去找远房的主修玄学的学长王杰希打听方法,还不辞辛苦地帮孙翔在房间里布了阵撒了血,六芒星画的是有模有样,长度都是精心测量过的,不过……

 

“六芒星不是西方的吗?我们要抓的是锦鲤啊。”孙翔被这么大的阵仗给吓到了,其实召唤锦鲤不过是中二玩笑之言啊……

 

“学长说了,你只要把照片放在中间,然后滴上一滴血,不管什么东西都能召唤过来,管他东方西方。”袁柏清又神神叨叨了几句,还拍了照去问王杰希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在确保万无一失之后便甩甩手准备走人。

 

“你不跟我一起?”孙翔连忙拽住袁柏清。

 

“不啊,学长说仪式要郑重,最好一个人完成,等到夜间十二点你划开手心累滴上血,然后播放我事先录好的咒语,就能看到锦鲤精了!”袁柏清说得十分真诚,他将孙翔拽着他的手扯下,“加油,看到锦鲤记得拍照发微博,我熬夜等你!”

 

语罢,便甩甩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为什么会有袁柏清这样的朋友……

孙翔仰天长叹。

 

 

午夜的钟声终究是响起了,孙翔在六芒星中间放上几张刘小别给他的照片,拿着刀的右手颤动不停,房间外的风呼啸不停,发出呜呜的响声。

 

大丈夫,一个字,就是干!不要怂!

 

孙翔默默给自己鼓了把劲,锋利的刀锋划过左手手心,一滴手心血滴落下来,刹时间一片蓝光将孙翔团团围住,紧闭的门窗被风吹开,骤降的温度让孙翔不由地打起了哆嗦。

 

约莫过了几秒,蓝光渐渐消失,整个房间再次陷入黑暗,只有随风浮动的窗帘默默地彰显着存在感。

 

一切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孙翔仔细打量了下房间,不仅想象中的锦鲤姑娘没有出现,就连最基本的一条躺在地板上扑腾的鱼都没有。

 

所以刚才那么大的阵仗是为了什么!!!为了开窗透透气吗?!!!

 

孙翔的内心在咆哮。

 

“你是谁?”还没等孙翔做完内心斗争,房顶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即幽森又沙哑,孙翔感觉到一股寒意从他的脚下一直窜到心口。

 

“你,你又是谁?”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你是锦鲤精?”

 

“去你妹的锦鲤!老子是恶魔!”刚才阴暗的声音瞬间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清澈的少年音,稍带着几分怒气,却没了之前的威慑力。

 

孙翔转过头,根据声源找到那个‘恶魔’所在处,只见一个看起来与他差不多年纪的少年穿着一件黑色夹克,双腿岔开坐在他家的窗台上,身后的寒风打散了少年的黑发,银色的耳钉在月色下反射出一丝阴郁。

 

“你是恶魔?”

 

“如假包换。”那个少年昂起头,看着孙翔的眼神带着几分蔑视。

 

“证据呢?”孙翔强忍住大笑的冲动,这么多年很难得见到比他中二的人。

看来羊习习是把刚才发生的一系列灵异现象给忘了。

 

“证据?”少年面露惊讶,思考了几秒,指了指自己的下巴,“恶魔都是尖脸。”

 

孙翔抬了下眉头,靠近少年挑逗似的用食指抬起他的下巴,“是挺尖的,不过我见过比你更尖的。”

 

“那是整的,能一样吗?!”恶魔打掉孙翔的手,露出尖牙,“再不快点定契约信不信我吃了你!”

 

“……”孙翔沉默地望着恶魔。

 

“……”恶魔瞪了回去。

 

“……”

 

“你真的是恶魔?!”孙翔如梦初醒。抬起手指轻探了下唐昊的獠牙,发现是真牙齿后连忙后退了几步,随手抓起一个十字架挂饰挡在胸前。

 

“早跟你说了。”恶魔翻了个白眼,走到孙翔面前扯过十字架扔出窗外,“以后这种东西不准出现在我面前,明白没?”

 

“哦。”孙翔又退了几步和唐昊拉开距离,眼神带着几分怯弱却还强装着淡定。

 

“你叫什么?”恶魔跨坐在椅子上问道。

 

“孙翔。”

 

“ok,契约达成。”恶魔用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羽毛笔在空中划出几个波斯文,“契约直到你高考结束……高考是什么?”

 

“……”这业余也业余得太可怕了吧!

 

“算了,反正看样子就几个月的事。”恶魔大手一挥,契约书消失在空气中,

“对了,我叫唐昊,接下来几个月这个地盘的主人。”

 

孙翔整个人都绝望了。

 

 

当天晚上,荣耀大学附属中学的官方论坛上出现一个热帖——

我靠我求锦鲤求考神最后却召唤出恶魔!!这是不是高考必挂的节奏?!!!!在线等!急!!

 

评论(7)
热度(84)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