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哨向AU】Time Sliders

重修后一发完结。

01

 

幽深的森林里满是暗色的树木,潮湿的空气闷热而浑浊,脚下腐土与枯叶杂糅在一起,四周极其安静,连风吹过林梢的声音都丝丝入耳。

唐昊靠在一颗树上,整个脑袋嗡嗡作响,在逃进森林之前他刚经历过一场混战,不仅腰间中了一枪,精神屏障也被几名向导联合攻破,精神体被强制留在精神领域中无法召唤。

怎么样都要有个好看点的死法。唐昊咬破下唇给自己鼓了把劲,再不济也要把孙翔那二货给带回去。

他蹲下身子打算从脚边的尸体身上找到剩余的向导素,随即便发觉有一把枪从后面抵住他的头。千钧一发,他漂亮的回旋踢将其放倒,刚想夺过枪反击下一波攻击便接踵而来。

 

而在树林中心的黑色小屋里,孙翔被绑在一把刑椅上,身边一群穿着白衣服的研究者正排着队一个个往他身上注射药剂,他的右臂已经高高肿起,力气几近全失。一个显示屏放在他正前方,唐昊带血的脸不停地在他面前放大。

“放开他!”孙翔突然间大力挣扎起来,带动整个椅子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他的力量有复苏的倾向!”为首的研究者兴奋地说道,“快让总部加大力度!”

 

与此同时,屏幕中的唐昊已经几乎睁不开左眼,拿枪的手开始颤抖,血顺着额角滑到下巴,最后滴到地上,肋骨断裂,左脚再次骨折,而其他大伤口也不断散发新鲜的腥咸味。他开始机械地开枪,夺枪,用手肘击败一个个冲上来的敌人,在他觉得快到尽头的时候,一发子弹突然从后方袭来,横穿过他的胸膛,刹时,每一条紧绷的神经丝松缓,他重重地倒向了那堆血泊之中。

 

“唐昊!!!!!”孙翔瞳孔瞬间收缩,血丝布满了双眼,黑色的精神触丝如同爪牙蔓延开来,将一干研究员的脖子死死缠住,身上的绳子也渐渐被他挣脱。

就在修罗场彻底形成的前一秒,一根针沿着神经触丝狠狠地扎进孙翔的后颈,霎时,一股混沌在孙翔脑内散开,最后淹没了所有,只剩下一片永无止境的黑。

 

02

 

炎炎夏日,阳光穿过茂盛的枝叶,斑驳的落在孙翔正在睡梦中的侧脸上,一阵急促的下课铃声猛地将他惊醒,伴随着一个冷颤。

愣神了三秒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又做了那个莫名其妙的梦。

第一次做这个梦是在他进哨兵学院的第一个晚上,也就是一个月前。

在梦里他似乎是一个上尉级别的人物,隶属于一个名为轮回的狙击部队。梦里的世界完全不像现实这般平和,所到之地都是一个战场,每天都游离在生死线上,死亡似乎是那个世界最好的归途。

生不如死才是最痛苦的。

孙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慨,老实说他并不能很清楚地记住梦里的内容,他只知道梦里的自己很痛苦,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哦对,身心俱疲!

“孙二翔你怎么还不走!你们不是早就下课了吗?快快快!社团活动要开始了!”

“哦,这就来!你等我一下!”孙翔一股脑把桌上的东西全部塞进书包里,随便一拉上拉链就冲出教室门,赶上说话者的脚步。

“诶,我说,你最近放空的频率高了不少啊,是不是该找个向导女朋友了?”杜明抬起胳膊肘撞了下孙翔的腹部,笑着调侃道。

“先把你的女神追到再说吧,学长。”

杜明比孙翔高了一届,和孙翔同是电竞社的正选,平日里半点学长的架子都没有,他暗恋高中部的唐柔女神也已经是荣耀学院哨兵分院最最公开的秘密了。

“嘿!你小子!”杜明操起书包就要往孙翔身上砸,只见那小子梭——地一声,就消失在他的眼前。

真是个可怕的后辈。杜明感叹道,随后便急忙加快步伐,开什么玩笑,要是迟到了还不被江副队搞死!

 

说来也巧,孙翔所在的电竞社的名字也叫轮回,而且人员也相差无几,社长周泽楷,哨兵学院的院草,人是挺好,只是不爱说话,因此他们电竞社还请了个外援——向导学院的江波涛,年度周语十级感动荣耀人物,周泽楷的翻译机。

除此之外,杜明、吴启、吕泊远、方明华也都是在他梦里出现过的人物,只不过梦里大家的表情都做不到现实这般洒脱欢乐,就连吃饭都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小孙?”江波涛推了推坐在电脑前对着屏幕发呆的孙翔,见他回过神后继续问道,“你最近状态不对,发生什么事了吗?”

孙翔摇头,犹豫了片刻,缓缓道,

“副队,我想找个人。但我对他的印象特别模糊,甚至不知道他是哨兵还是向导。”

“那你能记得他的什么?”

“他的气息。”

“……”

气息是一种很笼统的说法,坊间很通俗地将他解释为一个人身上独有的味道,而官方说法则把它取名为——信息素。

每个哨兵和向导都有信息素,并会根据信息素的匹配程度来确认谁会是自己的终身伴侣,这个世界的信息素就如同我们平时所说的荷尔蒙,拥有着相互吸引的魔力,因此,如果说你对某一个人的信息素印象深刻并熟知于心,那就说明——

你喜欢上他了。

但根据孙翔的说法,他甚至没见过这个人,在没见过一个人的前提下还能爱上他的可能性有多大?网恋?但网络是传达不了信息素的吧?

江波涛内心的疑虑越来越多,这超过了他平日的认知范围。

“你什么时候开始感受到那个人的信息素的?”

“一个月前。”

“在哪?”

“……”

“是不是……”江波涛还没把自己的推测说完,便看到孙翔细长的眉头微微皱起,而本在一旁打盹的白狮虎也随着他神经的紧绷振奋了起来,突然对着门口就是一怒吼,带着虎纹的毛发也随之炸起。

“啧啧啧,有必要每次我来都这个反应吗?”首先踏进房间的亦是一只白色狮虎,比孙翔的精神体还要大一个身型,一进门便抬起一个爪子按下小狮虎的头,搞得小狮虎‘呜呜’直叫。

“叶前辈。”江波涛先站起身朝来者打了个招呼。

“哟,小江。”叶修瞧了眼还在瞪着他的孙翔,“今天遇到的小辈都这么不讲礼貌吗?”

“谁会跟你讲礼貌!”话语一出,站在门口的叶修就被人推进了门,而始作俑者也随着出现在孙翔的视线中。

是他!孙翔内心的响铃四起,就连一旁被欺压的小狮虎也跟着兴奋不已,不顾大狮虎的压迫挣扎地跑到那人的脚边蹭了起来。

“唐……”孙翔觉得喉咙眼有什么东西正呼之欲出,却在关键时刻卡了壳。

唐什么?糖果?糖糕?塘主?糖宝?

什么乱七八糟的!

孙翔连忙阻止住自己乱飞的思绪,一定睛,对着那人便喊出了声,

“糖糖!”

喊出声的那刻孙翔觉得自己蠢到掉渣。

 

03

在这个世界上,有三种人。哨兵,向导,麻瓜。几乎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是麻瓜,等长到十二岁便开始觉醒为哨兵或者向导,如果过了十六岁还没有觉醒的迹象,那就很抱歉,您将一辈子都是麻瓜。

但凡事总有意外,比如孙翔,比如唐昊。

唐昊觉醒时间比常人还要晚上两年,他是在十八岁生日的那天才正式觉醒,在那之前一直被当做一个麻瓜看待,即使他的才能本不应该如此。

至于孙翔,一个天之骄子,拥有显赫的家世,在五岁时就出现了自己的精神体,而且还与首席哨兵叶修是同一类型的狮虎,因此在众多麻瓜眼里孙翔就是一个神话。

而今天这个神话,在见到自己的第一面便亲切地喊自己“糖糖”。

受宠若惊!

唐昊思考着是亲切地回他一句“翔翔”呢?还是扮演本色很拽的问他一句“你丫是谁?”

也不给唐昊选择的时间,脚边的狮虎已经开始放肆地咬起了唐昊的裤脚,还时不时地蹦起来,两个小前爪搭在唐昊的大腿上,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唐昊。

这是,求抱抱?

唐昊觉得今天精神受到很大的冲击。他也没多想,弯下腰将小狮虎抱入怀中,只见那小家伙撒娇似的用脸不停地蹭着唐昊的胸口,然后昂起下巴,对着孙翔发送一个类似于挑衅的眼神。

“你们认识?”叶修问道,“这位唐兄弟可是刚成为我们的一员,小孙交友速度够快的啊。”

“呃……”孙翔尴尬地挠了挠头,这个时候再问对方名字会不会拉低印象分?

“你好,我是江波涛,电竞社的副社长。你是……糖糖?”江波涛向前走了一步,主动朝唐昊伸出了手。

“唐昊。”唐昊开口改正道,他用左手将狮虎托住,腾出右手与江波涛相握,似是在与江波涛说话,眼睛却越过江波涛直盯他身后的孙翔。

气氛有几分僵硬,置身事外的叶修打了个哈欠,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逗猫棒在小狮虎的鼻翼处有一下没一下地晃动,“哦,对了。唐昊小同志从今天起就寄养在你们轮回了,之后会正式给他安排课程,应该和小孙是一个班的。”

唐昊默认般地发出个气音,抬手安抚了一下怀里因为被叶修逗弄而不停抖动的小狮虎。

“一叶。”孙翔这才意识到自家的精神体是有多么不矜持,连忙张开双臂示意小狮虎跳回自己的怀里。

不料小狮虎只抬了下眼皮看了他一眼,随即将脑袋埋进唐昊的怀里,连叶修的逗猫棒都不再理会。

“……”孙翔尴尬地收回手,对唐昊笑了一下,

“你好,我是孙翔。”

 

04

那天的最后,一叶还是不情不愿地跟着孙翔回了宿舍,虽然第二天起来依旧像块黏皮糖一样黏在唐昊身边,不过这对孙翔来说也算是件好事,必须和自家精神体呆在一起,多么名正言顺的理由!

所以孙翔你是忘了精神体的所作所为都反应着主人的内心想法吗?一叶喜欢赖着唐昊证明你内心深处就是想一天二十四小时和唐昊待一块啊。

江波涛望着坐在角落里边斗嘴边谈情的两人默默腹诽道。他怎么也想不到孙翔会是他们一行人中最早脱单的,孙翔和唐昊的进展太快,快到众人还没发现这两个人有猫腻,他们就已经手牵手站在你面前求祝福求红包了。

“副队副队!”原本与唐昊玩着卡牌游戏的孙翔突然将手中的牌一把扔下朝江波涛跑过来,如同对暗号般,张嘴就来这么一句,“甜豆花还是咸豆花!”

“甜豆花。”

“甜粽子还是咸粽子!”

“甜粽子。”

“甜汤圆还是咸汤圆!”

“甜汤圆。”

“诶!为什么?你这样会很容易发胖的!”孙翔不解。

江波涛挑了下眉,指了下旁边的周泽楷,“小周也是吃甜食长大的,你看出他胖了吗?”

“……”孙翔看了眼荣耀大学的男神,选择保持沉默。

“大部分上海人口味都偏甜,你还不信。”唐昊从身后揽住孙翔的肩膀,一脸得意。

“愿赌服输!你来吧!”孙翔从唐昊怀里挣脱开,转了个身与唐昊面对面,眼睛紧闭,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

“那我不客气了。”唐昊对着自己交叠的拇指和食指哈了一口气,作势要赏孙翔的脑瓜子重重的一击。

微凉的指甲盖在孙翔的额头处徘徊却迟迟不肯下手,孙翔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围观的众人也开始有些不耐烦。突然,唐昊将双手摊开转为捧住孙翔的头的姿势,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俯身用力地对着孙翔眉间亲了下去。

 

喂,幺幺零吗?这里有人虐狗。

 

05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唐昊和孙翔的感情也慢慢走上正轨,两人会在上课的时候写纸条说悄悄话,会在课后打电竞谁也不让谁。孙翔总在吃饭的时候把自己不爱吃的放入唐昊的碗中,唐昊则喜欢对孙翔做些恶作剧,在对方恼怒后想尽方法来哄。

生活的节奏飞快而不失甜蜜地进行着。孙翔觉得自己应该很快乐,却总在最开心的时候内心会传来一个声音,它嘶喊着,但始终听不清内容。

孙翔缓缓睁开双眼,唐昊正朝他笑着,被自己吸吮而变得通红的嘴唇边又多了几道牙印,孙翔抬手摸了下自己的嘴角,刚才吻得太过用力出现了几点血星。

唐昊弯了下眉,凑过来轻吻了孙翔的手指,“这下你满意了,摩天轮的传说。”

“又不是我非要来的。”孙翔瘪了瘪嘴,透过摩天轮的窗户看向远处,西山的边角被落日余晖照得柔和异常,就如同唐昊,曾经的嚣张跋扈在自己的身边似是隐去了棱角一般。

这样对吗?

孙翔在心里问自己。来自记忆深处里的呐喊声在耳边愈放愈大,

“不对。”那个声音似乎是这么说着。

 

06

这天晚上,孙翔又梦到了那个遇到唐昊之前所做过的梦。

在梦里,唐昊是呼啸特种部队的队长,年纪轻轻便被委以重任,平时做事雷厉风行,却有极高的效率,和孙翔同为新生代的主力,在一次任务中向轮回请求支援后首次与孙翔搭档,之后两人一拍即合成为了挚友。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孙翔开始过起了白天与唐昊谈天说地,夜里却在丛林冒险的日子。

不知是否是因为梦境过于真实,孙翔突然间觉得异常地疲惫,白天与晚上的自己似乎被分裂成了两个人,与两个唐昊谈着同样愉悦却不一样刺激的恋爱。

故事的转折发生在哨兵学院的期末考核,由于哨兵的主修专业是五感,笔试并不能检测出他们的水平,因此每年学校都会安排他们去深山老林进行五天四夜的野外生存考验,而这一次,他们选择了郊区里的一片丛林,并采用跳伞的方式决定每个人的方位。

“学院还真放心,万一我们跳伞没跳好挂树上了怎么办。”唐昊扯着伞包的腰带,费劲地将它卸下来,抬头看了眼旁边的大树侃侃道。

“为什么你也在这?”孙翔将降落伞的伞布摊开,随手将其团成一团。

“跟着你来的啊。”唐昊说得坦荡,手上有模有样地学着孙翔将伞收拾起来。

“怎么,这么想跟你翔哥一起?”

“还用说?”唐昊瞧了孙翔一眼,低下身从背包里取出帐篷,还没把帐篷的四个支架完完全全地固定好便急急忙忙地钻进帐篷里搭内账,结果被狮虎一爪子拍在外帐上,只听‘轰——’地一声,唐昊整个人被帐篷压在下方动弹不得。

孙翔连忙将支架搬开,从一堆布中将唐昊拉出,恍惚间想起梦境里那位身经百战的唐昊,那个人似乎特别喜欢在丛林里生活,把野外当成了家,就如同他的唐三打一样,一只猎鹰,毫无约束感的自然生活仿佛才是他们的归宿。

“说起来,三打呢?”孙翔瞪了眼在地上兴奋打滚的一叶问道。

“估计在你身后的草丛里。”唐昊尴尬地整了下自己的衣服。

唐昊果然没猜错,孙翔确实在那片杂草中找到了唐三打。也许是因为唐昊觉醒得晚,现实中的唐三打并不像梦境里那般已然成为天空的霸主,它只是一只雏鹰,甚至还没有学会飞翔。

似乎是感受到了孙翔的目光,原本正埋头用鹰爪挖土的雏鹰突然将头抬起,费力地扑扇着翅膀飞到孙翔的手边,在孙翔的手心处放下一条蚯蚓,然后邀功似的眼睛放光望着孙翔。

弱,太弱了。

孙翔想起在梦里那只在空中翱翔随意就能抓来两只飞鸟的唐三打,还有那个不需要帐篷就能在树干上休息的唐昊。

太弱了。

太弱了。

太弱了。

不应该是这样。

唐昊不应该是这样的。

孙翔眼前突然闪现出了作为特种兵的唐昊在森林中负伤迎敌的画面,绿色的军装被血染得鲜红,武器划破之处绽开的皮肉触目惊心,而那一张带血的脸不断地放大,放大。最后,随着一声枪响,他最爱的那个人,最爱的那个战士,倒在了那片被他杀掉的敌人的尸堆里。

孙翔怎么也没想到梦境的结局会是以唐昊的死亡而告终,那么强大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死?

“二翔?你怎么了?”感受到精神体的波动的唐昊用力地摇着孙翔的肩膀。

“他为什么会死?”孙翔抬起头,泪水划过脸颊,如同梦呓一般又问了一遍,

“他为什么会死?”

“谁死了?”唐昊用拇指擦拭着孙翔的眼角。

“他。”

“他是谁?”

“我的爱人。”

 

07

据说那天,唐昊将还是雏鹰的唐三打摔下悬崖;据说那天,唐昊如同唐三打一般,从雏鹰锐变成了雄鹰。

所有人都发觉唐昊变了,包括唐昊的发小邹远——一名优秀的向导。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让我给你做精神疏导,第二,告诉我去丛林那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远。”唐昊疲惫地看着自家发小,耳边却响起那天孙翔带着哭腔的声音。

“你为什么这么弱?”

“你为什么不再强大些。”

……

“你成为他好不好?”

那天的最后,唐昊只记得自己用尽了全身力气却只能用微弱的声音回答了孙翔一句,“好。”

而那之后,他们两不约而同地选择分道扬镳,各自过完了那五天四夜。

但是这样的事情要如何用言语将它全盘托出?

“昊昊,”邹远将唐昊的思绪拉回来,“你知道为什么唐三打学会了飞翔后却依旧还是雏鹰模样吗?”

“……”

“唐昊,精神体反映一个人的内心,你的内心还不够强大。”

“你也觉得我不够强吗?”

“强大不是用说出来的,或许你应该去找孙翔说清楚,你们相互逃避对方能解决什么?”

“……”

“你在害怕,正因为你怕了,三打才会像只长不大的小鸟一般缩在别人为它提供的鸟巢中,每天探出头嘤嘤待哺。一只会飞的鹰为什么不自己去捕食猎物?!”

“……”

“向导口才都这么好吗?”唐昊突然间笑了出来,眼里恢复了以前的光彩。

“向导有一门选修叫口才艺术你不知道吗?”邹远继续跟他调笑道,“哦对了,送你个可靠消息,孙翔以前并没有其他喜欢的人,也就是说,你是第一任。”

“那他拿我跟谁比?”唐昊至今想不明白孙翔口中的‘他’是谁?

“不知道,或许我该跟孙翔见上一面。”

“然后像对我一样把他的隐私全部挖出来?”唐昊将饮料里的冰块咬碎,“向导太可怕了,还是不要接近他的好。”

“我的醋也吃?”

“谁的醋都吃。”语罢,唐昊将自己的包甩到了肩上,朝孙翔的宿舍方向走去。

 

08

孙翔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他爱唐昊吗?

毫无疑问,爱。

但爱的是哪个唐昊?

不知道。

 

“你看起来很苦恼。”

孙翔猛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白色的殿堂里,四周一片虚无,只有一个空灵的声音还在空气中回荡。

“你是谁?”

“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那个声音多了几分笑意,“看来你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过得不错啊。”

“什么意思?”

“我叫Alman,曾经去木屋探望过你,还记得吗?”

“Alman?”孙翔头突然一阵阵地抽痛,关于Alman的画面如决堤的洪水般涌了进来。

Alman本来是联盟科研所里最出色的发明家,因为研发出一种能让哨兵瞬间狂化的禁药而被流放,不过在流放过程中因戒备疏忽而使其逃脱。

沦为通缉犯后,Alman便放肆地在全联盟各地贩卖狂化剂,并招收到一支强大的军队,进而成为全联盟的公敌。

轮回作为最优秀的狙击部队被委命与呼啸特种部队合作一同剿灭这个异端,却不料在过程中孙翔遭到对方的埋伏而被软禁,而唐昊在解救孙翔的过程中光荣牺牲。

“可是,那一切不是梦吗?”

“梦?”Alman突然间大笑了起来,“醒醒吧,孙翔。你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才是梦,这只是你被注射了太多的狂化剂而产生的幻觉。”

“……”孙翔握紧了拳头,微长的指甲深深地镶进皮肉里,“我醒来以后会怎么样?”

“成为我最强大的战士!联盟第一个黑暗哨兵,什么叶修什么韩文清都不在话下!怎么?有没有特别兴奋?”

“你觉得我会甘心做一个傀儡?”

“哦,对。你们这些联盟的走狗都喜欢摆着一副慷慨就义的嘴脸,软硬不吃。那么你要不要想一下唐昊?”

“他没死?”孙翔眼睛突然睁大,语气里充满了希翼。

“很抱歉,我已经把那个射杀他的手下给枪杀了。不过,你要是愿意醒来,我可以让你见他一面,再给他找一个好点的埋骨之地。要不然,他就只能抛尸乱葬岗了。”

“你敢!”

“有何不敢?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你现在把自己困在一个凭空建起的精神世界里,在我看来就跟死人没有两样,我要杀了你更是不费吹灰之力。”

“……”

“好了,孙翔。闹也闹够了,是时候做出选择了,是回到真实的世界,还是留在这个你虚构出来的幻境里?”

…………

“我选择留下。”

“你宁愿选一个你不爱的人也不愿意回去看一眼那个你爱了一辈子的人吗?!”Alman的声音听起来气急败坏的。

“回去?回去之后变成黑暗哨兵让你们操控吗?还有,谁说我不爱他。”

“你还不明白吗!你留在这里就相当于死亡!”

“但我还在这个世界活着。这个世界有唐昊。”

“这个世界是你虚构出来的!”

“如果真的是虚构,那么唐昊为什么不随着我的心愿一同变成现实中的那个模样?我相信唐昊是真实的,不仅仅是唐昊,其他人,同样是真实的。”

“荒谬!”

“你该滚了,唐昊来找我了。”

话音刚落,孙翔便迅速建立起了精神屏障,将Alman所蔓延过来的精神触丝一一斩断,一道暗光闪过孙翔的眼睛,随着Alman的一声惊呼,世界又恢复成原先的模样。

 

“喂,孙翔。我有事要跟你说清楚。”

孙翔将遮住暗光的手放下,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站在他眼前,一声鹰鸣划破长空,唐三打从天际飞来,鹰爪上抓着几个杏仁,如同之前那般放入孙翔的手心。

孙翔抬起手轻抚了下猎鹰的头,对着唐昊展开一个标志性的笑容,

“嗯,我也有话要跟你说。”

 

fin.

评论(16)
热度(98)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