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失魂症(中)

七期主,刑侦题材

(上)


13:15PM    第一医院

“你好,警察。”孙翔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证件,“我们现在有个案件需要你合作调查。”

前台的护士似乎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抬起头露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

“我们想查一下近期这三个人有没有来过你们医院?什么时间?去的是什么科目?”

“好的,请稍等。”护士接过唐昊递过来的资料单,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按了几个键,“王嵊-2015.1.3-精神科,薛焇-2015.12.21-精神科,穆一骆……抱歉,他应该没来过我们医院。”

孙翔皱了下眉,迅速问道,“那殷稀呢?殷实的殷,稀有的稀。”

“殷稀女士是在上个星期,也就是3月1号刚来过,去的也是精神科。”

“是同一个主治医师吗?”

“不,”护士熟门熟路地将资料全部打印下来递给唐昊,“是三个不同的医生。”

“谢谢你的合作。”

“乐意效劳。”

“等等,还有一个问题,”孙翔走到一半又折了回来,“请问在我们之前是不是还有人来查过这三个人?”

“没有,sir,”护士依旧是那副笑脸,“至少在我值班的时候,没有。”

“谢谢。”

“乐意效劳。”

“……”孙翔扯出一个笑,回过身跟上唐昊的脚步。

“你想说护士有问题?”唐昊挑眉问道。

“难道你不觉得?”

唐昊沉默了一会,“也不知道怎么了,自从接了这个案子,看谁都像有精神病。”

“你在挖苦我?”

唐昊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孙翔,“你在我眼里,病从来就没好过。”

孙翔瞪了唐昊一眼,“我说认真的,刚才我们吃饭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在议论我们这个案件,看打扮应该是这家医院的护士,她们说,现在整个医院都在传这个案子的犯人在作案的时候都被鬼上身了。”

“这年头,连医生护士都开始相信这种东西了?”唐昊不以为然。

“法律也没规定学医的就一定要坚持唯物辩证啊,而且,这个不是重点……”

“重点是,空穴来风,事出有因。”唐昊接下话茬,“要查到原因恐怕要先找到这三个主治医生,目前有一个傅医生正在家里休息,所以就麻烦孙警官跑一趟了。”

孙翔接过唐昊递过来的资料,稍微翻阅了一下,随即抬手拍了拍唐昊的肩膀,“有线索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

 

和唐昊分开后孙翔并没有马上动身去傅医生的家中,而是特意绕回去去找一开始接待他们的那位护士,却发现在原先的位置已经没了那位护士的身影。

“你好,我想问一下刚才还在这值班的那位护士呢?”

“护士?”被提问的小护士显然是个新手,孙翔都能感受到她的话语中带着几分颤抖,“你是说陈医生吗?她不是护士,只是刚才我去……去上厕所的时候让她帮我值一下班,现在她应该下班回家了。”

“这么凑巧?”

“是啊。”

“你中午是不是吃错什么东西肚子疼所以才去的厕所?”

“你怎么知道?”

“犯人惯用的招式。”孙翔有些得意地挑眉。

“先生你在说什么陈医生不是这样的人!”小护士有几分恼怒。

“抱歉,我是警察。现在我要求你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请给我她的家庭住址及电话。”

 


孙翔刚把车停在陈医生家附近的时候唐昊碰巧打来电话,内容简单概括了下案件的发展,总体来说有些出乎意料,王嵊和薛焇,也就是前两个犯罪嫌疑人看精神科的理由竟然都是因为觉得自己见鬼了,认为自己急需心理辅导。本来这样的病例是需要二次复查的,但两个医生都表示犯人只在第一次来的时候接受了一个简单的治疗,却没在规定的时间来做第二个疗程,打电话也不接,所以他们猜测病人是自己解决了这一烦恼。

“毕竟大白天见鬼这种病得得容易也好得容易。”唐昊适当地做了个总结,随即问道,“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孙翔正打算简单地将自己的发现跟唐昊叙述了一遍,却远远地发现陈医生正踩着高跟鞋化着个大浓妆从她家里走出来,行迹有些鬼祟,像是怕人发现什么,环顾四周确认无人后才上了一直停在她家门口地那辆红色跑车的副驾驶,还没等孙翔反应过来,那辆车就飞速启动扬长而去。

“待会再跟你解释。”孙翔匆匆挂掉唐昊的电话,打了方向盘迅速跟上李医生的车。

 

孙翔觉得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可以用一个糟字来形容,就像你满心欢喜地等着一场精彩绝伦的球赛上演,却在开场后发现他们只是简单地点个球。

他原以为陈医生会是这个案件的突破口,她的表现从头到尾都令人生疑,孙翔甚至认为那辆红色的跑车的主人会和她是同谋,然而这些推断都是错的。孙翔跟了他们一路,从下午到晚上,从市中心到荒山野岭,好不容易等他们停下车了,才发现这两个人只是出来偷个情。没错,就是偷情,孙翔已经不想用别的委婉的词汇来形容眼前发生的一切了。

然后?然后更糟糕的是,孙翔的车经过这一路的奔波抛锚了,而手机也没了信号。孙翔不得不夸奖一下那两人太会找地方了,如果被发现了还可以直接杀人灭口。

孙警官,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啊。

总之最后孙翔是徒步下的山,到了山脚的小卖部里借了个电话打了免费的110,张嘴就报了个地址,然后很霸气地说,

“让唐昊来接我。”

 


刘小别和林枫刚到走廊就听到七组办公室里传来的争吵声,唐昊的声音不大却魄力十足,孙翔的气势在却条理不清晰,总之七组的日常再次上演。

“所以你浪费了一天的时间就为了查这个?”

“那个陈祈太可疑了,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她是故意让前台的护士拉肚子,以此有机会来混淆视听。”

“那你倒是说说她哪里混淆视听了?她给我们的资料有误吗?还是故意给我们透露什么干扰线索?”

“……”孙翔一时间被哽住,“但她真的很可疑!”

“所以你私自去查她,一下午不接电话?”唐昊语气放缓,眼睛直视孙翔,“你知道我们的规定是不允许擅自行动的,你应该提前向上级报告。”

“上级?你吗?”孙翔语气更冲了,“你官大你了不起啊!”

唐昊眉头蹙起,“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摆过架子了?我只是希望你在下次行动之前给我,给这个组的任意一个成员报个信,这种要求为难到你了吗?”

“……”孙翔自知理亏,却也不愿意服软,毕竟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下午那种情况根本就腾不出时间向局里报备,但唐昊也没错,规定在那摆着,谁都要遵守。

感受到战争的硝烟平息后,刘小别和林枫这才推门而入,顺带着他们今天的劳动成果——一箱子小丑头套。

“我们在调查途中遇到了小远,他说他找到了这个城市里唯一一家卖这个样子的头套的杂货铺,不过存量太多,所以我们就去帮忙带了回来。”林枫开口解释道。

“邹远自己呢?”

“刚才一直在和店铺老板交涉,估计也快回来了。”

唐昊点点头,问“过程中有没有打听到什么?”

“有,他们都说‘小丑’被施了蛊,谁戴谁就被夺了魂魄。”

“就像三个犯罪嫌疑人那样,中了失魂咒。”刘小别补充道,“特别玄乎,二十一世纪的新式迷信。”

“这案子真了不得,又是鬼附身又是老巫术,接下来会不会是超能力?”孙翔从一堆头套中随意挑出一个拿在手中端详。

“不要直接用手拿,万一真有问题怎么办。”林枫出言提醒。

但可能来不及了,孙翔就像是突然被控制了一样,露出一个诡异的笑,“是吗?那我更该试试了。”

语毕,那张小丑的脸直接盖住了他,一道阴森的声音从头套内发出,他说,

“唐昊。”

 

——据说,戴上小丑头套后,失魂者的脑中就只剩下目标的模样和名字。



评论(3)
热度(55)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