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千机(01)

——听说,

年轻的时候不该遇上太惊艳的人。


娱乐圈paro

影帝昊X歌王翔


Chapter1


刘皓走进休息室的时候,唐昊还维持着半个小时前的姿态,整个人斜靠在沙发上,手指有旋律地在手机屏幕上跳动,左腿自然伸直,另一条腿则跨在茶几上,鞋面正对着门口。

“唐昊!!!”刘皓先是一怒吼,在收到对方的眼刀后气势明显降了不少,“昊哥,你好歹是明星是偶像,就算是在休息室也要注意形象,这里不是公司,随时随地都会有狗仔的。”

唐昊用余光看了他一眼,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减缓,看似对刘皓的话不以为意,实际上也将脚收回来,换了个正常的坐姿。

见唐昊今天心情看起来不错,刘皓立马凑过去试探道,“昊哥,周末的那个国剧颁奖典礼你去不去啊?”

“不去。”

“可是公司对这次的最佳男主角势在必得,你不去不太好吧?”

听到这句话,唐昊的动作顿了一下,眉头微蹙,“他们又在背后做了什么?”

“就是很正常的公关啊。”刘皓说得坦然,娱乐圈本就是一潭黑泥,有实力有颜值的人那么多,但有好的公关就相当于有一艘漂亮的船,别人在泥里挣扎,你在湖面上远航。

“让我去参加颁奖,跟一群不熟的人坐一块呆上几个小时,公司难道不怕隔天又传出唐昊耍孤僻这种新闻?”毕竟唐昊在娱乐圈没朋友这个新闻似乎是各家媒体都百传不厌的话题。

“你多跟别人互动不就好了,像邹远啊,赵禹哲啊,你们最近不刚合作了一部……”刘皓边说边翻着企划书,突然间停了下来,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二翔竟然也入围了!”

“入围什么?最佳男主角?”唐昊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游戏。

如果说孙翔都能入围最佳男主角,那只能说明这个奖项真的只是为了逗逗粉丝们。

“最佳新人奖……”刘皓反复看了三次才把这个奖项念出来。

闻言,唐昊止不住地大笑起来,“那家伙都出道……啧,多少年来着,还新人?!”

“七年,你们两一起出道的。”刘皓习惯性的接下话茬,说完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犯了某种禁忌,秉承着一不做二不休的原则,刘皓鼓起勇气把话题继续下去,“自从组合解散后你们两就没见过面了吧?”

“嗯,五年多了。”唐昊双手摊开搭在沙发两侧,头高高昂起,露出好看的下巴曲线。

“这时候你更应该像言情剧里那样深情款款地说出几年几个月几个小时。”刘皓小声吐槽道,其实提起孙翔他也有几分尴尬,当初唐昊和孙翔作为G-7组合出道的时候他就是两人的经纪人,后来唐昊单飞,他也跟着与公司解约到呼啸继续当唐昊的经纪人,从这一层面上来说,他和唐昊都有愧于孙翔。

“他演什么了?不是说不喜欢演戏吗?”唐昊难得地打开手机百度搜了下孙翔近期的活动。

“公司安排的吧,现在艺人都这样,唱而优则演,反正粉丝只看脸。”

唐昊不以为然地挑了下眉,孙翔在唱歌方面一直很有天赋,当初两人就是以歌唱组合出道,一开始孙翔的光芒就直接盖过了唐昊,倒也不能说唐昊的唱功差,只是孙翔的更好,因此公司也有意专捧孙翔。但俗话说得好,上帝给你打开了一扇门就会为你关上一扇窗。作为一个全能艺人,除了会唱还要会演,然而孙翔的演技却只能用烂来形容,倒是唐昊在演艺事业大放光彩,这才使这个组合得以苟延残喘。

为此孙翔还开玩笑说,“以后我们就当一个你专门演戏,我专门给你唱主题曲的奇葩组合。”

结果后来他们也没能成功合作一部剧。

 

“先说好了,这次不能再躲了,我不知道二翔去不去,但你必须去。公司都搞定一切了。”生怕唐昊又会为了躲孙翔而不去参加典礼,刘皓开始絮叨这场颁奖典礼的重要性,“你想想,你以前拍的都是武打电影,虽然走向国际但国内的观众对你的认知只局限于名字和角色,可以说花钱去看你电影的人少之又少,现在好不容易演了电视剧提高知名度,你要是不趁热打铁怎么继续红下去?”

“孙翔一定会去的。”唐昊像是没听到刘皓的长篇大论,边翻着孙翔的资料边道,“这是他的第一部偶像剧,轮回肯定会替他造势。”

“……”我没在和你聊孙翔去不去的问题啊!

刘皓的心在滴血,他坐到唐昊身边,小声问道,“昊哥,你会去的对吧?”

唐昊又翻了几页孙翔的粉丝论坛,下巴轻轻点了一下,“记得交代主办方把我们俩的位置隔得远远的。”

一句话,为整个谈判敲定了结果。

 

 

 

孙翔并不是第一次走红毯,相反的,作为乐坛最为闪烁的新星,他一年可以领奖领到手软。但关于影视的颁奖活动,孙翔着实是头一回。

不知是否是太过激动的缘故,孙翔觉得这次的红毯比之前走过的还要更长些。他的女伴是同他搭戏的女演员舒可欣,也是演艺圈的新人,此时正穿着十厘米的高跟鞋紧紧地挽住孙翔的胳膊。

而另一边的主持人拿着话筒对着镜头激动地说道,

“现在正走过来的是今年最火爆的偶像剧《天黑黑》的男女主,孙翔和舒可欣!孙翔的名字想必大家都不陌生,这位炙手可热的音乐小王子终于迈出了进军演艺圈的第一步!在剧中华丽的表现也深得观众的喜欢,与舒可欣的对手戏更是让粉丝们直呼不娶何撩。两人都凭借着这部戏成功入围,让我们祝愿他们今天能成功拿下奖项。”

 

好不容易走完红毯,孙翔和舒可欣各自签了名后便被主持人招了过去。第一个问题就是很官方的问关于跨界领奖的心情。

“唱歌是我的本职,演戏则是我要前进的方向,今天拿不拿奖我都很开心,以后会继续努力的。”孙翔对着镜头如是说道,原本准备好的说辞一下子被打乱,只好悻悻地又说了一句会继续加油的。

“好的,那请两位去座区稍作休息,预祝两位能抱奖而归。”

孙翔张了张嘴,突然意识到身旁的舒可欣从开始到现在只说了句自我介绍,明明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她还特意和孙翔炫耀了她想了一夜的要应对媒体的答案,俏皮又不失礼节,可是现在却无从发挥。

孙翔下台阶的时候偷偷瞄了一眼旁边的舒可欣,她依旧是一副标准的笑容,背挺得很直,步伐不紧不慢,丝毫感受不到她的情绪低落。

大概是演员的天赋吧,孙翔仿佛从舒可欣身上看到了当初唐昊的影子。那时候两人刚出道,孙翔也还只是个十八岁的少年,不会考虑那么多事,他是个爱表现的人,有采访就拼命往前凑,那时的媒体也总是只采访他一人而忽略了组合里的另一个成员,而回到公司唐昊也是一副平常的样子,其实心里不开心吧,孙翔想,是个人都会不开心啊。

仿佛是响应孙翔的号召,不远处的主持人又开始慷慨激昂地解说,

“迎面走来的是最佳男主角入围者,唐昊!五年前,他以一部《徳里罗》一炮而红,之后被邀请到好莱坞翻拍林敬言的成名作《唐三打》,以此走向国际,吸引了无数海外粉丝。而在去年,他一部《绝杀》出现在银幕上,掀起了一阵铁血热潮,充分证明了国剧不仅有小鲜肉还有真硬汉!”

主持人在介绍他们的时候都会巧妙地避过他们曾经的组合,也许是经纪公司提前做好了公关,又或许他们真觉得那20个月跟后面的成就比起来根本不值得一提?

孙翔有时候都讶异于自己的复杂,他不喜欢别人提起G-7,但更不喜欢别人把他忘掉,甚至要将他抹去,怎么说呢,就像是压箱底的小秘密,很宝贵,却不易说出口。

 

台那边唐昊也回答了几个关于《唐三打》和《绝杀》的问题,他说的话很官方,偶尔还会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与孙翔印象中的唐昊大相径庭,记忆中的唐昊不爱说话,会条件反射地逃话筒,不会开玩笑,正直得要命,如今两人都不一样了,唐昊开始伶牙俐齿,孙翔开始收敛锋芒,越活越像对方。

 

“孙翔前辈?”舒可欣见孙翔的脚步缓了下来,轻唤道。

“啊,抱歉,刚才走神了。”孙翔扯出一个歉意的笑,轻咳了一声又恢复正常的速度。

四周的娱记似是觉得这一幕有料可循,一时间快门声不断,一道道闪光灯晃得舒可欣眼疼。这可跟计划中的不一样,她狠了狠心,往孙翔身边靠过去,小声问道,“孙翔前辈你跟唐昊前辈是不是真的不合啊?”

在娱乐圈混了这么久,孙翔自然知道舒可欣是想借此机会传出些绯闻提高知名度,轮回那边也是这么授意的,因此在舒可欣靠过来的时候他也是下意识地将头凑过去摆出一副融洽的画面,但没想到的是,舒可欣一开口竟然是这么一个话题。

他和唐昊从出道开始就一直被传言不合,大部分的言论都是唐昊背地里做小人抢走孙翔的资源,亦或者是孙翔扮猪吃老虎,借力打力地打压唐昊,有时候就连抢个蛋糕都能被说成矛盾再次激化,G-7濒临解散。

“被解散”那么多次,孙翔越发对这类的新闻不感冒,在他看来,他和唐昊注定是一个组合,而且一定会一直走下去,搞不好等他们成家之后孩子都可以再组一个组合,就叫G-8好了。所以在唐昊提出要和公司解约的时候孙翔一瞬间觉得被整个世界背叛了,曾经一度的信仰被唐昊一句话摧毁了,他甚至是最后一个察觉到唐昊有单飞心思的人,他一直以为唐昊和他一样,为这个双人团努力着,希望有一天两人能一同走向世界的舞台,唱着属于他们两的歌,而如今唐昊却无声地表示,那条路太窄,你必须一个人走。

网上曾流传过这么一句话:世界上最伤人的事,是你还在计划着你们的下一步,对方却在斟酌如何说分手。虽然情境不同,但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孙翔的心还是隐隐在颤动,一种无力感嗞嗞地往外冒。

也好在那时的唐昊和孙翔都只有二十岁,都是可以重头再来的年纪,唐昊单飞后的日子不算好过,接连拍了几部小投资的电影,有的甚至没能够上映,曾经的粉丝大部分也心灰意冷,网络上一边倒的骂声,后来也亏得张佳乐能看上他,一部《徳里罗》将他捧红,负面的新闻也渐渐减少,甚至有媒体报道唐昊单飞是最正确的抉择,把他当做正面例子教导读者选择决定一生。

当时孙翔怎么做来着?哦对,他把那本杂志给撕了,然后又把他和唐昊的专辑专访之类的全部卖了出去,并暗自发誓,此后再也不要看到唐昊这个人。

结果五年过去了,孙翔也不再是那个赌气的少年了,但两人却着实一次面都没见过。这件事比想象中简单多了,他们一个演电影一个开演唱会,一个做宣传另一个发专辑,这个圈子不大,但也不小,两人两条不同的路,只要一方有意避开,怎样也形不成交点。

所以说要是早点拍电视剧是不是就能早点有交集了?孙翔的这个念头在心里已经盘旋多日。

 

见孙翔又不说话,舒可欣有些尴尬地在镜头拍不到的死角处戳了下孙翔的腰,结果陷入神游的孙翔一个条件反射将她推开,千钧一发之际,她一个踉跄倒向另一个怀抱。

“不愧是拍偶像剧的人,这种桥段真是百试不爽。”唐昊将舒可欣扶稳,由于事发突然,舒可欣那一崴也真真将那十厘米高的鞋跟给崴断了,此刻只能用手扶着唐昊的肩膀以维持平衡。

“你是不是挠他痒痒了?”唐昊无视孙翔愤怒的眼神,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对舒可欣低语道。

舒可欣仔细地想想,她刚才的动作其实算不得挠痒,但对于敏感的人来说也许差别不是很大?

她斟酌了片刻,对唐昊微微颔首。

唐昊的笑容更甚,将舒可欣的手牵起递向孙翔,“照顾好你的女伴。”

“还用你说?”孙翔眼睛瞪得通圆,将舒可欣牵到自己的身边,低声询问舒可欣的状况。

唐昊无奈地耸耸肩,朝舒可欣挥了挥手,示意自己要先进场了。

“前辈不一起?”

“不了,”唐昊不知有意无意地看了眼孙翔,随即又将视线移回,“待会让你经纪人帮你再买双鞋,毕竟还要上台领奖呢。我就先走了。”

舒可欣点点头,待唐昊走远后才悄悄对孙翔说道,“真没想到唐昊前辈是这么温柔的人。”

孙翔看着那道背影瞬时五味杂陈,他狠狠地磨了两下牙,面露狰狞道,“他装的,伪君子,发臭的糖糕,该死的影帝。”

舒可欣没料到孙翔的反应会这么大,急忙侧过身帮孙翔挡住镜头,心道,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相爱相杀?



评论(7)
热度(98)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