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千机(02)

01

Chapter2

“孙翔,请问你和唐昊和舒可欣正处于三角关系吗?”

“你和唐昊作为组合出道,昨日的颁奖典礼唐昊获得最佳男主角,而你却得了新人奖,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听说你们当初解散也是为了争同一个女人是吗?”

“这么多年你和唐昊形同陌路是有意为之吗?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

颁奖典礼的第二天早晨,孙翔的公寓就被记者围堵得水泄不通,原本只是好奇在门缝开了个小口,结果长长的记者大队蜂拥而上,一个比一个刁钻的问题扑面而来,打孙翔一个措手不及。

“呃……”孙翔刚发出一个音符,原本杂七杂八的声音顷刻间被肃清,所有人都屏息等着孙翔的回答。

“……”孙翔挠挠头,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说,他是签了合同的,没有公司的允许,他什么话都不能随便说,无论真假。

孙翔的脑内飞速地运作着,突然间眼一瞪,全身的细胞都在演绎着惊喜,他用手指了指远处,“看!周泽楷!!!”

霎时一半的记者都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孙翔趁着空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溜进屋内并且将门一并带上,动作一气呵成。

 

喊周泽楷这招是江波涛支给他的,很傻,但是屡试不爽。

不过又要在家里躲上一天出不了门了,孙翔有些庆幸家里的泡面能够撑上一天。他连忙上楼将窗户都一并锁上,厚重的窗帘将阳光挡在窗外,暗黄色的光照得屋子有几分阴郁。

孙翔连上网查了查相关信息,果不其然,页面上一排红字映入眼帘,

‘曾经的兄弟为一女人反目成仇,G-7组合解散真相!’

孙翔见怪不怪地点开新闻页面,嘴角轻微上扬,没想到事隔五年,G-7这个名字还能再上新闻头条,虽然消息有些负面,却挡不住孙翔内心的小雀跃。

新闻内页是一组照片,第一张是孙翔与舒可欣靠在一起亲密地交谈,两人都面露笑容,只是孙翔的眼神有些呆滞,被媒体曲解为‘早已发现女方出轨迹象。’

第二张是唐昊出现将舒可欣揽入怀中,明明是舒可欣不慎跌入唐昊怀里,却被刻画成霸道总裁宣布主权。

之后几张都描述着孙翔和唐昊明刀暗枪的较量,翻到最后一张的时候孙翔默默地捂住脸,照片上他的表情可以用狰狞来形容,眼露凶光,一反他平时塑造的偶像小生的形象,媒体也大大地将这个表情夸张化,最受欢迎的一种说法便是‘五年前的一幕重演,孙翔对唐昊恨之入骨。’

这个说法是建立在五年前孙翔和唐昊共抢一个女人的前提下,没有任何的根据,却硬生生地被写成了一部无脑偶像剧。

 

每个娱记都是投错胎的编剧。孙翔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江波涛已经连续发了十几条信息给他,大体上就是不让他出门不让他发言,一切静候公司的安排。

孙翔装模作样地对着手机点头哈腰了几下,正打算关掉屏幕,另一条信息弹了出来,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号码。

 

 

 

整件事最委屈的莫过于舒可欣,她看着微博上一片倒的骂绿茶,攀高枝的恶评欲哭无泪,她的人气远不及唐昊和孙翔,却偏偏被卷进这样的三角传闻中,媒体莫名地替她坐实了脚踏两条船的罪名,天知道她昨天是第一次见到唐昊。

“为什么好端端的耽美剧情会变成玛丽苏神剧。”舒可欣趴在楚云秀的膝上哭诉,“而且玛丽都快要变成炮灰了。”

楚云秀帮她拨开挡住眉眼的发丝,神色也有几分担忧,舒可欣是公司要捧红的新人,唐昊和孙翔的事她也早有耳闻,无非是一朝生死与共,再看却物是人非。两人的私怨同舒可欣沾不上半点关系,但心里明白是一回事,怎么跟媒体说又是另一回事,何况还要三边都讨好。

“要不联合呼啸和轮回那边说唐昊认错人,把舒可欣认成了舒可怡,这样还可以一举把可怡也放到公众面前,为年底的双生花计划作势?”李华眨巴着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楚云秀。

“你是嫌剧情不够狗血吗?”楚云秀瞪了李华一眼,一把否决了他的提议。

“目前帮可欣脱身的最好方法就是让媒体意识到这是孙翔和唐昊两人之间的事,可欣只是个幌子,到时候我们还可以打个友情牌博得粉丝的同情,这种悲情角色很快就能得到谅解,还可以吸到不少粉。”烟雨的经理冷静地分析道,“可怡的事情还不急,双生花怎么出道公司另有打算。”

比起艺人的感性,这类以利益为主要目的的商人显得相当的无情,他们总是能在一筹莫展的时候给出最一针见血的建议。

只是,急于将自己撇清真的是最好的做法吗?

 

 

 

比起孙翔和舒可欣两头的慌乱,唐昊这边可以说是风平浪静。昨夜颁奖典礼一结束,他就匆匆搭上前往温哥华的飞机,预备去拍《唐三打Ⅲ》的最后一场戏。

唐三打的前两部都有林敬言作为基础,剧情套路几乎没有什么变动,观众难免会将他们两者进行比较,谁好谁坏自有专家评说,唐昊也不在乎那一套,

“至少现在演唐三打的人是我。”唐昊如是在镜头前说道,眉眼中尽是观众们所熟悉的自信和骄傲。

第三部对唐昊来说才是真正的挑战,这是为他而写的剧本,他将为观众呈现出一个只属于唐昊的唐三打,不用再被媒体扣上诸如林敬言的影子这类的帽子。

 

加拿大常年多雨,气温偏低,剧组早在春季之时就将外景拍摄完毕,接下来的最后一场戏是在临时搭起的录影棚内完成的,由于剧组是封闭的,因此鲜有记者能混入其中。

唐昊听到关于三角恋的传闻时已经是第三天中午了,还是在午饭休息时听唐柔提起的。

“国内早就传疯了,我以为你早有打算,所以才这么气定神闲。”唐柔是这部戏的女主角,在剧中也是个狠角色,她跟唐昊合作了两年,关系也能称上不错。

“公司没人跟我提起这件事……”唐昊有些犯难,公司不跟他说肯定是打算在私下做些什么决定再来个先斩后奏,但不管用什么方法,多多少少都会跟孙翔有些关系。

“对了,拍完这部戏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唐柔没理会唐昊的愣神,她在察言观色这一方面并不擅长。

“不知道。”唐昊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这是经纪公司该考虑的事。

唐柔满意地点点头,直奔主题道,“叶修要拍一部电影,让我来邀请你去拍。”

“叶修?”唐昊有些诧异,这个演艺圈的前辈早两年不是宣布退圈了吗?

“他这个人这辈子是离不开娱乐圈了,刚宣布退出演艺圈就变着法想当导演,”像是看穿了唐昊的疑惑,唐柔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不过他的导演水平还是挺靠谱的,怎么样,考虑考虑?”

“这部剧还有谁?”

这个问题似乎是难到唐柔了,她仔细地回想了一下,道,“可能已经确定下的,就咱两个吧?”

“……”

 

评论(10)
热度(60)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