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千机(04)

01 02 03

Chapter4

 

唐昊之前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叶修会来找他演戏,这个娱乐圈的神级人物虽然在短短几年内就拉满了仇恨值,但说到底朋友还是不少,只要他想,随随便便就能号召到几个大腕,比如常年霸屏的黄少天,收视神话周泽楷,甚至是戏疯子韩文清,哪个不是说上就上的。

但在看到剧本后唐昊就有些了然了,这是一部同性题材的电影,对黄少天他们来说也许不适合,但对唐昊这样的风头正劲又急于摆脱自身定位的演员来说就不太一样了。

“你不能让别人以为你一辈子只能演武打。”唐昊记得有人曾对他这么说过。那时他就想,他当然不会仅限于演动作戏,什么戏什么人他都能够诠释。但不遂人意的是,接下来找他的戏不是武打就是不堪入目的狗血言情,他正缺乏一部好的作品来帮他转型,叶修也正是看上这一点,才让唐柔来当这个说客。

不过一转型就拍同性,叶修这一招真是剑走偏锋。

 

和兴欣签完合同后唐昊就被叶修强行留下当试镜的评审,

“毕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你难道不想亲自选?”叶修掏出烟盒,娴熟地给自己点了根烟。

唐昊很不给面子地摇摇头,刚想走出大厅,便在那群花花绿绿的孔雀中望到了一个人影。他皱了皱眉,低声让刘皓过去打听情况。

还不等刘皓靠近,远远就望见他的孙翔急忙一个转身躲进了人群,还特意找旁边的试镜者借了个彩虹帽子盖住自己的脸,动作怪异得让人不得不注视他。

能这么蠢的也就只有孙翔了。唐昊叹了口气,打消了回酒店倒时差的念头,转过身不情不愿地坐到了兴欣给他安排好的位置。

叶修对唐昊突如其来的改变想法有几分讶异,但他也没有多问,只是将手上的烟掐掉,抬头示意包荣兴开始喊人入场。

 

试镜的题目共有三个,都是开放式的情节,由于剧本没有广泛的流传,所以如何发挥都全靠演员自己对人物的揣摩和剧情的设想。

第一个题目是凌珩无意中发现易梁在跟警方传送摩斯密码。

第二个题目是易梁死后凌珩一个人去扫墓。

第三个题目是凌珩和机器人凌七的初次见面。

 

孙翔抽中的是第一个情节,但很奇怪的是,拿到题目后他就一直盯着坐在评审席上的唐昊看,完全不把一分钟的构思时间当回事。

演绎过程中是可以邀请搭档的,唐昊隐隐猜到了孙翔的意图,果不其然,孙翔一上场就指名道姓地要唐昊当他的陪演。

全场一片哗然,潜伏在内的记者刚想掏出相机记录下这一幕,就被包荣兴连拖带拽地赶出了试镜大厅。

叶修嗤笑了一声,转过头看了眼唐昊,一副你没意见我就没意见的样子。

唐昊没理会叶修看好戏的态度,他挪开椅子走向大厅的中央,期间也不跟孙翔进行任何的眼神交流,站定位置后他直接冲叶修示意,“可以开始了。”

叶修挑了下眉,看向孙翔,“准备好了吗?”

孙翔点点头,走到离唐昊三米远处,下一秒就进入了状态。

 

情景的设定是在夜晚,唐昊的身体正背对着孙翔,手指贴着裤缝轻轻的摩擦,他的视线放得很远,仿佛远方有什么事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孙翔抿着嘴,视线从唐昊的手指慢慢上移,并没有像其他的试镜者那般把过多的精力花在表演惊愕上,他慢慢地将拳头握紧,情绪从惊讶到愤怒仅仅花了三秒的时间。

“阿梁。”过了十几秒,孙翔才开口唤道,他的声音很小,与一开始表现出来的愤怒极其不符,就连叶修一时间也琢磨不透他想演绎出什么。

唐昊敲着密码的手轻轻抖了一下,他条件反射地用另一只手掩护住,稍微侧过身故作轻松地问道,“有事吗?”

“有些事想要问你。”孙翔朝唐昊走过去,脚步很轻,眼神却冰冷得令人发寒。

唐昊微微地退后一步,眼神带着几分闪烁,似是在想要如何把‘凌珩’骗过去。

“凌……”还没等唐昊开始解释,孙翔的拳头就挥过来揍了唐昊一个始料不及。

“疼吗?”孙翔问道。

“……”唐昊没有回答,表情有些凝重,他侧过身躲过孙翔的下一步攻击,紧接一个反手将孙翔的双手扣在了身后,又抬起另一只手把孙翔的身体死锁在他的前胸。

孙翔似乎还不死心,抬起右脚狠狠地踹向唐昊的膝盖,唐昊快速退了一步将脚挪开,虽然没有正中要地却让孙翔挣脱了掌控。

全场人都惊诧于这一幕,谁能料到在试镜场上还会上演这样的武斗情节,然而表演还没结束,只见从头到尾都冷着一张脸的孙翔突然间笑开,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活该,”

孙翔有些孩子气地说道,“谁让你骗我。”

 

不等唐昊的对白,孙翔就朝着场记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已经演完了。

现场议论声不断,一时间对孙翔的赞扬声贬低声混为一团,此起彼伏。

叶修有些讶异于这个被媒体称之为花瓶的人的心思细腻。这是开放性发挥的情节,之前演这段戏的人很多,选择默默离开帮易梁保持秘密的人有,直接上前却揭穿的也有,甚至像孙翔这般要去打一架的也大有人在,可是为了一己之私而去揍人的,目前只有孙翔一个。

凌珩只有十九岁,是刚刚被黑帮找到的私生子,虽然他一再地强调他把黑道当家,但内心深处还是为了自己能够安稳,孙翔这一表现刚好把凌珩的自私和复杂演绎得淋漓尽致。

大部分人眼中的凌珩在乎的是易梁的卧底身份,而孙翔演绎出来的凌珩在乎的却是自己受到了欺骗。

 

还没等叶修想好评分,场上的唐昊便捂着眼朝他走了过来,道,“我受了公伤,要先走了。”

“……”

孙翔那一拳揍得重不重叶修不知道,他只知道此时肯定留不住唐昊,于是他假装大度地挥了挥手,还特意叮嘱了几句好好照顾自己。

唐昊装模作样地应了几句,之后便头也不回地走出兴欣的大门,在上车的前一刻,他收到了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上面写到,

“我想揍你已经想了五年了。”

评论(12)
热度(69)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