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千机(05)

01 02 03 04

Chapter5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实现了揍唐昊这个积攒多年的心愿,孙翔鲜有地做起了关于旧时的梦。

在梦里G-7还只是个刚出道的小团体,那时的唐昊又年轻又任性,总喜欢用运动发带将额发全部收起,平日里除了发型师谁也碰不得他的头发。可孙翔偏偏爱跟他闹,私底下数次在靠近唐昊的时候一顺手就把发带扯下,还不怕死地凑过去把头发揉乱,再无情地嘲笑几句。因为当初的唐昊还有偶像包袱,第一反应总是先把自己的头发护住重新整理一番,然而等到他整理好发型要去揍孙翔的时候,对方早已不见了踪影。

后来唐昊被他耍习惯了,就变着法子要整回去,有一次他特意提前到了节目化妆间,偷偷地把孙翔专用的发胶换成了一瓶糖水。又刚好那几天孙翔感冒鼻塞,就傻乎乎地往自己的头上喷了近半瓶的糖水,而且定型效果还蛮不错,只是味道腻得让身边人直呼受不了。

当期的MV拍摄孙翔也差点没被蜜蜂蜇死,后来公司就下了死命令,不让两人相互拿对方的发型开玩笑,但两个幼稚鬼哪肯听,孙翔继续乐此不彼地摘唐昊的发带,而唐昊关于什么东西能替换发胶的研究都可以出书了。

 

孙翔醒的时候空气中正蔓延着一股面线糊的味道,他有所警觉地抓了几下自己的头发,还好,是刚洗完的柔顺状态。

他长长地舒个口气,下床打着赤脚走到厨房,唐昊正从锅里舀出了一碗面糊放到餐桌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孙翔有些懵。

唐昊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不就睡一觉你失忆了吗?”

孙翔眨巴了两下眼睛,近几日的记忆陆陆续续地涌了上来。

时间追溯到他抵达香港的第一天,那时候剧组的影棚还没搭好,无所事事的叶修就把他们两人都招到一旁对词。因为孙翔是第一次见到剧本,台词功底偏差,加之两人之间毫无默契,所以过程中总是磕磕绊绊的。

好不容易把第一幕念完,孙翔正想松口气,就看到一旁的叶修一脸深仇大恨。

“老板娘前两天给我支了个招,”叶修明显文不对题,“她说密闭的空间更容易培养革命友谊,刚好东边那栋房子租了一个月,但它是按日收费的。光花钱不利用不是我们兴欣会干的事,这样吧,你们两进去呆两天,干什么都好,打架也行,就是别毁容,不然会浪费粉底钱。”

 

怎么想都是为了钱,孙翔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但对叶修的提议也没有表示任何异议。

因而形成了如今这一幕。

 

“你吃不吃?”唐昊伸手在孙翔眼前晃了几下,把盛好的面糊推到孙翔前面。

孙翔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有点烫,你吃慢点。”

孙翔将已经举在半空中的汤匙放下,顺从地在碗里搅拌了几圈。唐昊突如其来的转变让他有些不适应,明明试镜那天唐昊还是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而如今,自动履行了煮饭的职责不说,在一些小细节也显得异常的体贴,体贴到有几分可怕。

“唐影帝,”孙翔从蔬菜篮里挑出一根胡萝卜放在嘴边,“我能采访一下你近日对孙翔态度转变的理由吗?”

“不能。”

“……”

“真正的理由不能告诉你,但能跟你说个浅显点的理由。”

“因为我们接下来要合作三个月,你怕尴尬?”

“嗯,差不多。”

“那拍完戏你又要变回去吗?”孙翔试探道。

“这个需要看对方到时候的态度。”

“据我所知,他对你们和好这件事举双手双脚赞成。”

“因为他打了我一拳解气了吗?”唐昊眉头轻挑,往自己嘴里塞了个甜点,“不过我和他不是和好那么简单的事。”

“和好很简单吗?”孙翔拍案而起,“你们花了五年都没完成这件事。”

唐昊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以后你会知道的。”

“你这么说我更好奇了。”

“你现在最该好奇的不是这件事。”唐昊娴熟地转移了话题。

“那该好奇什么?什么时候开工这类的?”孙翔不以为然。

“不,应该是床戏要怎么拍之类。”

刚才还游刃有余的孙翔突然被呛住,连续咳了几声才面红耳赤地问道,“你是开玩笑的吧?”

唐昊摇摇头,嘴角带着一抹笑意,将台本翻到了第九幕,“你真该庆幸跟凌珩上床的是易梁而不是凌七。”

“不然就要上一个机器人了。”孙翔自我安慰了一下。

唐昊挑眉,“你觉得你自己是上面的那个?”

“当然啊!”孙翔回答的理直气壮,“我比你高!”

“躺在床上谁会看身高?”唐昊没羞没燥地顶回去。

“……”孙翔沉思了一下,“可是你看起来比较像被上的那个啊。”

“谁说的?”

“……”孙翔像是一口气提不上来,嘴巴张了又闭。

“你想上我吗?”唐昊继续咄咄逼人。

“……谁会想上你。”孙翔小声嘟囔了一句。

唐昊眸子微微沉了下,视线落在孙翔的唇上,语气不复之前的轻佻,轻轻地说了句让孙翔心跳漏半拍的话,

“我倒是挺想上你的。”

“你……”孙翔一时间不知道做何反应,他讪笑了一声,“哈哈,这玩笑开得真不怎么样。”

唐昊沉默了几秒,突然话锋一转,“你台本是一个字都没看吗?”

“啊?”

“这是台词啊,”唐昊摇了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的样子,他抬手将台本往前翻了一页,“拍电影不会按顺序拍,你不能一场一场地背台词,搭棚这几天你最好把台本多熟悉几遍。”

“哦。”孙翔自知理亏,声音不免有些闷。

气氛突然间有几分僵硬,唐昊看了眼机械地给自己喂食的孙翔,不死心地说,“刚才你应该用暧昧的语气接上一句『那你上啊。』”

“那你上啊?!”孙翔猛地抬起头,瞪大的眼睛写着难以置信,“凌珩是下面那个?!”

虽然语气不对,但好歹也听到了想听的话,唐昊心满意足地用红色马克笔在台本上将那一行划出递给孙翔,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不仅是凌珩,你也是。”


评论(12)
热度(63)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