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千机(06)

Chapter6

在别墅和唐昊单独相处了几天,孙翔才惊觉或许他以前自以为对唐昊的了解还只是冰山一角,身为演员的唐昊敬业程度简直无人能及,平日里一张嘴就是一句台词,为了能让孙翔更好的入戏,这几日他们的交流几乎都是在对戏。

比如此刻,唐昊正穿着浴袍湿着头发盘坐在沙发上,电视上正播着琼瑶剧,你爱不爱我你为什么爱我这样的台词一句一句地往外蹦。孙翔也无心去管电视上如何如何,因为唐昊正仰着头直视他,按照剧本,目前这个画面他应该去拿一条干毛巾过来替唐昊擦头发,之后便擦出火。当然后面这一段在剧本里是一笔带过的,这部电影的床戏只有表白时的那一场,但后面也并不隐晦这件事,关键时候以拉灯为上策。

孙翔暗暗叹了口气,刚想转身回房间躲躲,就被唐昊拉住了手腕。

“我去拿毛巾。”孙翔扯着谎。

“这里有。”像是早料到孙翔会这么说,唐昊从靠枕底下拿出一条未拆封的毛巾。

“……”孙翔认命地把毛巾从包装里取出放到唐昊的头发上,剧中的凌珩对按摩这一方面颇有研究,指法虽然不专业但也算到位,反观孙翔,他自己的头发从来都是自然风干的,哪里懂得擦个头发还有帮忙按个摩。

唐昊见他迟迟不动也差不多猜到了孙翔的顾虑,他催促道,“随便按按就成,又没人规定演员一定要全能,你怕什么。”

“不是说头上的穴位不能乱按吗?”孙翔撇了撇嘴,虽然这么说着,但手上的动作好歹有了些进展。

“你还担心把我按出病来?”唐昊笑。

“是啊,按出个脑残可就不好了。”孙翔修长的手指从耳后一路向下按到唐昊的脖颈,再由中往外散开,身体慢慢地凑上前去,滚烫的气息故意喷上耳根和颈间,“这样你有没有感觉?”

唐昊一副定力十足的样子,他摇了摇头,一本正经指导道,“凌珩虽然平日里摆出一副怕人怕事的样子,但骨子里胆大的很,他要是想主动勾引易梁肯定十分的诱惑,”唐昊顿了顿,评价了一句,“你刚才很不走心。”

孙翔蹙紧眉头,咬了咬牙重新把手放回毛巾上,这次他没有再像之前那般着急,手指的动作十分轻缓,帮唐昊疏解掉所有紧绷的神经,待到唐昊不自觉地闭上眼睛后,他才从身后搂住唐昊的脖子,像猫一样用侧脸去撩拨唐昊的下巴,偏长的发丝打在唐昊的颈间,伴随着动作让唐昊不禁有些瘙痒。

似乎是觉得还不够,孙翔的双手变本加厉地向下滑过唐昊的胸椎骨,缓慢地伸向那成块的腹肌,指尖有节奏地在上边打着圈圈。

唐昊突然小腹一紧,一股血气从大脑梭地一下集中到了某个部位,理智霎时荡然无存,他倾过头封住孙翔紧靠在他嘴角边上的唇,舌头将对方的齿关撬开,如同侵略一般,先用牙把嘴唇咬肿然后含住吸允,孙翔不甘示弱的想要照样吻回去,唐昊却蓦然退开,乌黑的眼睛里充满了情欲。

“唐昊……”孙翔不知所措地唤了一声,以一种微微颤抖的喘息似的声音。

唐昊低咒了一声,扯过孙翔的肩膀将他摔到了沙发,双膝跪在孙翔的身侧,整个身体倾上前扣住孙翔的后脑勺,对准那片渐渐涨红的唇再次吻了上去。

孙翔从喉间发出一声低喘,手无意识地配合着唐昊的动作环上对方的脖子,舌尖也不闪躲,迎着唐昊的舌头与之交错共舞,口腔渐渐变得炽热,湿漉漉的嘴唇彼此融化,像是融合在一起。

等到孙翔意识到事件已经超出预期所想的时候,他的衬衣已经被高高掀起,而唐昊的手指正在他的腰际游离。

“唐昊!”孙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带着气势,他抓住唐昊要继续作乱的手,“剧本里这一段拉灯了!不要再继续了!”

孙翔这一吼倒也让唐昊找回了一些理智,但集中在小腹处的火却迟迟不肯散去,让他留也不是,离也不是。

“要不……”唐昊的声音很是沙哑,他有些迟疑,编了个不算理由的理由,“反正床戏一定要拍的,我们现在先练练?”

“这种事怎么练!”孙翔怒吼了一声,视线落在唐昊微微隆起的部位,身体条件反射地想退后,“我警告你……你不许乱来!”

“谁会对你乱来!这是自然反应!”唐昊嘴硬道,“谁让你刚才跟只猫一样到处挠!不起反应还是男人吗?”

“可我们是在演戏啊。”

“少废话,练不练?还是你想到时候当着剧组那么多人的面直接上?”

“直接上就直接上!”

“你确定?到时候你可别连怎么喘都不知道,我可不想在床戏上NG太多次。”

唐昊说的话半真半假,孙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作何选择,他此时还被唐昊压在身下,平日里两厘米的身高优势消失,论体质,经常拍武打戏的唐昊显然比他更占上风。

“先说好!不许动我腰带!”孙翔有点妥协的意思。

“好。”唐昊爽快地答应了,嘴角笑得很开,让孙翔心里不禁发怵。

“你先别那么紧张。”唐昊拍了拍孙翔僵硬住的臀部肌肉。

孙翔顿时脸就红了,嘴硬道,“我没有紧张!”

“你要是不紧张的话就该像平时那样废话连篇。”

“我就是像平时一样废话连篇啊,啊不是,谁会在这种时候废话连篇!又不是黄少天!”

见孙翔的紧张感稍微舒缓,唐昊才将孙翔的腰抬起,拍了拍他两侧的大腿,命令道,“把腿张开。”

孙翔上一秒还咧着嘴笑,下一秒就懵了,任由着自己的腿被唐昊掰到了两侧,手也听话地揽上了唐昊的脖子。

“搂紧了。”唐昊将孙翔抱进怀里,温声在他耳边说道,如丝的气息喷洒在孙翔的颈间,还没等到他有所反应,唐昊就已经用力地圈住他的腰,某一个滚烫的物体隔着布料抵在他身后,突然,唐昊低下头贴住他的嘴唇,后腰开始缓缓地律动。

窗外的杨柳迎着春风轻轻摇晃,樱花瓣扬洒在空气中,有些酝酿很久的东西,正慢慢地破土而出。

评论(10)
热度(58)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