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孙翔七次说要辞职,最后一次唐昊。。。(上)

昊哥生日快乐^ ^

没有任何文笔的生贺,最大的缺点是没有逻辑,为了娱乐而娱乐。

七期出没,双警察设定,组长昊X组员翔


孙翔,22岁,性别男。毕业于荣耀大学警察学院,根正苗红思想端正,自小立志要为人民服务做个好警察,曾获第七届最佳警察等荣誉,可谓是新世纪最值得嫁的好男人之一。

不过可惜,他是个弯的。

孙翔的第一份工作是在R市,全国最繁华的城市,犯罪率不算高却大多是高智商犯罪。

刚到警局的时候是五期的一个名叫方锐的前辈与他进行交接。当问到如何与组长处理好关系的时候,方锐意味深长地说道,

“如果他让你做你不想做的事,你可以威胁他,我不干了,我要辞职!”

“真的可以?”孙翔将信将疑。

“当然!我就是靠这招混到这一步的!”方锐得意地拍拍胸脯。

孙翔点点头,算是把前辈的意见记到心里了。

而一旁与方锐同行的林敬言只是默默腹诽道,

‘所以这就是你方大大不停地被迫跳槽的理由啊。

不过,孙翔即将面对的组长啊……’

有点意思。


当方锐把孙翔送到七组的之后,回头发现自家搭档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不由地打了几个冷颤。


First


孙翔进入七组办公室的时候组长并不在,似乎是带着几个人去外头执行任务了。而剩下的倒是有不少熟人,比如袁柏清和刘小别。

“Mr.Sun,nice to see you!”袁柏清一上来就拽了句英文。

“Nice to see you too!”孙翔配合着跟他来个一个历史性的会晤。

“Would you like something to drink?coffee,tea,or cocoa?”袁柏清起身从柜子里翻找出纸杯。

孙翔将差点脱口而出的那句‘橙汁’咽了回去,回答道,“我喝可乐。”

袁柏清了然的点点头,把纸杯叠在自己的马克杯上,放到孙翔的手中,指了指屋角的方向,“那有饮水机,给我和别儿一人倒一杯水,可乐的话自己出门去买。”

“……”还没等孙翔开口,办公室的门突然被用力打开,一个走路带风的男子两步并一步地走到组长办公桌边,随意拿了本档案扇起了风。

“唐昊?!”孙翔惊。他和唐昊在大学的时候是同班同学,两个人也算是损友,怎么也没想到毕业后还能一起工作。

“新来的?”唐昊看都没看他一眼,“去给我倒杯水。”

“……”

“快去啊,组长叫你干活。”袁柏清适时地推了下整个人都懵住了的孙翔。

“他是组长?!”孙翔觉得精神受到了创伤,为什么明明是同学,自己只是个刚入社会的小组员,人家却已经混到了组长?!震惊之余,孙翔脑袋里突然回响起方锐的那一句话,

“我要辞职。”孙翔说得一本正经。

一时间整个办公室的空气就像凝结的一样,只剩下唐昊扇动档案袋的声音。

也许是觉得手动扇风太费劲了,唐昊突然将手上的档案随意一扔,像是没听到孙翔说的话似的,大声道,“为了庆祝新成员的加入,下午请你们吃炸鸡!”

“耶!!!组长万岁!!!”办公室里响起一阵欢呼。

至于后来?你觉得孙翔会愿意错过一顿炸鸡吗?


Second

孙翔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和他想象中的高大上截然不同,他被要求,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穿上一套新式装备,去一个灯光璀璨的地方,跳广场舞。

“为什么是我!”孙翔不服。

“因为其他人还有别的任务,”唐昊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两下,表情格外的认真,“而且你对这个任务有意见?是认为让在广场上偷东西的小偷逍遥法外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还是觉得抓小偷这种任务委屈你这个大神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孙翔隐隐觉得重点有些跑偏,却找不到半点能反驳唐昊的词汇。

“那最好,”唐昊给了孙翔一个赞许的眼神,从办公桌的柜子里拿出一件花衬衫,“为了更好的混入人群,我让林峰特意去给你借了套衣服,喏,去试试。”

看到衣服那一刻孙翔肠子都悔青了,刚才做好的思想准备顷刻瓦解,他双眼一瞪,

“我不干!我要辞职!”

刹那间孙翔觉得自己就像拯救世界的大英雄一样,在恶势力面前绝不低头。

“我请你吃炸鸡。”唐昊又搬出老套路。

“你觉得一份炸鸡就能让我屈服?”

“两份。”

“不行,三份!”

“成交。”

孙翔突然醒悟到自己离当上大英雄的路还有一段距离,他现在还只是一只被压在五行山下的美猴王。

后来,孙翔发现,之前纷纷表示自己有任务在身的那一行人在当天晚上都跑来围观自己跳广场舞,除了笑就是忍笑,只有在最后抓犯人的时候出了点力。

而让孙翔更加气愤的另一点是,

没人规定跳广场舞就一定要穿花衬衫啊!!!!!

唐日天我日你大爷!!!!


当天晚上,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唐先生在广播站上点了首歌,歌词这么写道,

“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而此时此刻的你在哪里?”

——Maybe是在远处跳广场舞吧。


Third

孙翔骨折了。

哦,别误会,不是跳广场舞跳的,是在任务中被犯人给打伤的。

“没事,反正对方的四肢全让我给卸了。”孙翔如是安慰他的母亲。

“你要是真卸了也是要负刑事责任的。”待孙翔挂断电话后,坐在旁边吃苹果的唐昊出言提醒了一声。

“……”孙翔瞧了一眼已经空掉的果篮,强压住内心想要和唐昊据理力争的冲动。

“组长,能帮我开下电视吗?”孙翔决定做些什么来转移注意力。

“可以啊。”唐昊爽快地答应了,打开电视后立即转了一台喜羊羊与灰太狼。

电视上,喜羊羊正一步步地在给灰太狼下圈套,懒羊羊则在锅里舒服地泡澡。

“……我们可以换个台吗?”

唐昊挑眉,“我以为你喜欢看这个呢。”

随即又换了一台猪猪侠。

“……唐昊,在你眼里我到底几岁?”

“分场合吧,平时七岁,做任务的时候十七。”唐昊随口答道,“不过在医院自动降成五岁。”

“我想看些活的东西。”孙翔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句话。

“好吧,”唐昊语气有些无奈,几番辗转之后把电视停留在动物世界,节目主持人此时正用深情地语调说道,

“春天到了,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了。”

“……”孙翔很抓狂,一口气憋到了最后终于爆发了,“唐昊!!!我不干了!!!我在这个组里感受不到半点人权!!!这次我一定要辞职!”

…………………………

这次的辞职宣言似乎成功地引起了唐昊的注意,他的眼神从调侃渐渐变成了深沉,最后又多了几分惋惜。

“孙翔,”唐昊缓缓地开口,“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躺在床上一辈子照样有国家帮你交医药费,什么也不愁。但如果你辞职了就不一样了,你这半身不遂地能找什么工作?哪个单位要你?”

“……”孙翔把唐昊的话在脑里过滤了一遍,惊恐道,“卧槽我这是要残疾了吗?!不就是个骨折不至于吧!下半辈子我都要坐轮椅吗?!”

唐昊叹了口气,一脸沉重,“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尽力个鬼啊喂!!!!什么时候动的手术!!!你一个人民警察cos什么医生!”孙翔觉得自己是用生命在咆哮。

“小声点!这里是医院!”唐昊简单粗暴地用手封住孙翔的嘴,眼眸微微低了下来,轻声道,“我好不容易抽空来探监,你就不能稍微表现出感动的样子吗?”

“诶?”孙翔表示话题转得太快就像龙卷风,还有,什么叫探监?!

“医生说生气不利于康复,你现在这个状态……”唐昊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我过几天再来看你吧。”

“……”孙翔仔细考虑了一下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话伤到唐昊,“呃……我说辞职只是想让你请我吃炸鸡,不是真的要辞职,你别往心里去。”

“我知道。”唐昊认真地说道,“但你现在还不能吃油炸的东西,等你出院了我再请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那来拉勾。”孙翔伸出自己的小拇指。

“……”唐昊觉得自己的脚已经蠢蠢欲动地要往外撤。

见唐昊半天没回应,孙翔悻悻然地将手收回,“唐昊,我有一个问题藏在心里很多年了,一直没机会问。”

“什么问题?”唐昊被孙翔突如其来的认真吓到了。

“拉勾为什么还要上吊?”


——是啊,为什么呢?


评论(7)
热度(128)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