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孙翔七次说要辞职,最后一次唐昊。。。(中)

Fourth


七组有一只警犬,叫唐三打。

所有人都说,唐昊宠唐三打是因为它姓唐,而且罗威纳犬很威风。

可能只有孙翔知道,唐昊喜欢唐三打是因为唐三打跟他们两在大学时养的那只狗很像,那时候他们也不懂狗有什么品种,只是单纯地将它偷偷收养在宿舍里,每天给它喂食,还要时刻提防着宿舍大爷的查房。

那只狗叫徳里罗,唐昊说,它也姓唐,全名叫唐•徳里罗。

后来孙翔才知道,原来意大利有个作家就叫这个名。

但不出一个月徳里罗就失踪了,不知道是自己跑丢了还是被人抓了,就这么退出了他们的世界。两人为此翘了好几节课去找它,但是无果。


所以在警局看到唐三打的时候孙翔很是震惊,唐三打就像是徳里罗的成年版,不仅仅是颜色分布,就连目光神态都如出一辙。

“三打,”唐昊唤了一声,只见原本对着孙翔龇牙咧嘴的唐三打瞬间换了个表情,迅速朝唐昊奔去,两只前爪腾起搭上唐昊伸出的手,以站立的形式仰头看着他。

“它这么听你的话?”孙翔有些吃味,当初的徳里罗比起唐昊可是更爱和他黏在一起,现在这个唐三打一点都不懂事。

唐昊没说话,只是将唐三打的右爪移到孙翔面前,示意他接过去。

孙翔也没多想,刚想把手伸过去就被唐三打不安分的右爪挠出了一道痕迹,几乎是脱口而出,孙翔惊呼道,“唐昊你大爷的!”

“……”唐昊也没意料到唐三打会对孙翔有这么大的敌意,更没想到孙翔会骂他,“挠你的人又不是我!”

“你教的!”孙翔的语气很笃定,“你早就看我不爽了!每次都给我这样那样的任务!”

“那你辞职啊!”唐昊强行点题。

“辞职就辞职!”

似乎是感受到两人的怒火,闯了祸的唐三打有些着急地在地上转了几圈,突然停下来对着两人吠了三声。

“三打,”唐昊语气十分严肃,指了指一旁的孙翔,“道歉!”

唐三打很听话地跑到孙翔面前,‘呜呜’了两声,一双狗狗眼紧盯着孙翔。

有些人天生对狗没有抵抗力,孙翔就是其一。他稍稍迟疑了一下,蹲下身与唐三打平视,伸出没有被挠伤的另一只手,说道,“来,握手言和。”

唐三打侧过头看了一眼唐昊,一只爪子缓缓地朝前伸起,最终搭在了孙翔的手指上。

“恭喜两位嘉宾牵手成功!”这时路过七组的赵禹哲突然很开心地鼓着掌打破了这温馨的画面。

“滚!”唐昊和孙翔异口同声道。

“哦。”被炮灰的赵禹哲默默退出了大院,回头望了眼那两人一狗,脑中不免浮现出三个字:

“狗!”

“男!”

“男!”


Fifth

四月的第一天早晨,阳光透过窗格投射在孙翔睡意朦胧的脸上,他是被刘小别的夺命连环call给吵醒的,对方的理由很奇怪,说的是唐昊得了花吐症,需要他赶快去警局。

孙翔有些发懵,唐昊生病不去医院就算了干嘛还要他去警局?他既不是医生也不是唐僧,能治什么病?况且,花吐症是什么病?听起来一点都不爷们,难道是妇科病?!

孙翔止不住笑出声,由于刘小别说得紧急他也没敢怠慢,出门坐上车就一路狂飙到警局。

“唐昊他到底怎么了?”孙翔一进办公厅就看到唐昊坐在正中央,面色不红润但也说不上苍白,与平时也没有什么两样,唯一能称得上怪异的便是唐昊面前的桌上的那几片花瓣了。

“花吐症,说话时会口吐小花,由长期的相思抑郁累积出的病,必须和两厢情愿的人接吻才能治好。”袁柏清解释道,面色尽显担忧。

“……会死吗?”孙翔从众人的表情中意识到这个病的严重性。

“如果三个月内没治好,花瓣就会阻塞咽喉,那时候就……”徐景熙轻微的叹了口气,“医学上也没有根治的办法,我只能追问组长有没有喜欢的对象,然后他就让我把你找来了。”

“诶?我?”孙翔用食指指了指自己,“可是我也不知道唐昊喜欢谁啊。”

“你是不是傻?”刘小别忍不住敲了下孙翔的头,“组长喜欢的人当然是……”

孙翔侧过身躲过攻击,对刘小别戛然而止的话语很是不满,“当然是什么?说清楚啊!”

“是你啊,不然干嘛那么急地找你来。”

孙翔愣了一下,看了眼低着头的唐昊,心里有些发怵,“没准唐昊是让我来帮他征婚的呢?”

“征婚是什么鬼。”就连一直没说话的邹远都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我们可以举办一个征婚大赛啊,把唐昊认识的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一个一个地亲,总有办法把他治好。”语罢,孙翔还很肯定自己地点两下头。

“……”刘小别直接噎住了,他不死心地清了清嗓子,“可是唐昊明显喜欢的就是你啊。”

“对啊,不然他为什么每天都给你带早饭?”袁柏清补充道。

“他还任由你在上班时候睡觉,还会给你按摩!”

“你来了之后我们第一次有公费旅游,最后你们两个还玩失踪!谁知道你们去干嘛?”

“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还不允许我们整你整太过,结果他自己尺度最大。”

“你们两穿东西还买一样的!显摆你们经常去逛街是不是!”

…………

组员们越说越气愤,对于唐昊这种假公济私的行为十分地不满。

“咳咳,够了。”唐昊及时制止住,想象中的花瓣也没有从口中掉落,一阵微风拂过,角落里的花瓶中,被摧残过的绿叶发出沙沙的响声。

谁也没想到唐昊会是第一个打破谎言的人,只见他扯了扯嘴角,将桌上的花瓣全部扫落在地,对着面红耳赤的孙翔道,

“愚人节快乐。”

“……”孙翔迅速望了眼墙上的日历,四月的第一天,愚人节。

“什么都别说了,”孙翔一脸生无可恋,“我要辞职。”

之后,唐昊给孙翔放了一整天的愚人假。

对此,袁柏清表示,呵呵,你就宠吧。


Sixth


夜色迷离,酒吧内更是热闹无比。火爆的音乐,沸腾的舞池,时明时暗的光线,偶尔扫过酒吧的角落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气息。

唐昊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安静地喝酒,透过高脚杯中的血红色液体将视线落在远处舞台上某个热舞的身影。

这次的涉毒案是孙翔接到的第一个大案件,明明来之前还耍赖闹辞职以此来表明自己不愿意在这种糜烂的地方丢人现眼的心情,如今却潇洒的在台中放纵自我。

真不知道这算本性暴露还是太过敬业。唐昊腹诽了一句,抿了下杯中的酒,再抬眼时,一个西装打扮的男子坐到了他旁边。

“一个人?”那人声音很轻柔,眼里带着几分笑意。

唐昊斜睨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我和我朋友打赌,他说你一看就是禁欲闷骚系的,我却觉得你应该是喜欢男人。”见唐昊没回答,那人继续说道,“而且你喜欢的人一定在那片台上,你的眼神出卖了你。”

唐昊沉默片刻,突然问,“这个赌赢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嗯……一张球赛的票。”

“我给你两张,这件事别说出去。”

那人突然间笑了,连忙点头,“你还真实诚。”

“这有什么好隐瞒的,”唐昊耸耸肩将高脚杯放下,身体倾向说话者,“不过我说喻组长,球票也骗到了,情报呢?”

喻文州抿住了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白纸递给唐昊,“基本上证据都在这里边了,剩下的就靠孙翔把密码骗到手了。”

唐昊将白纸摊开到一半,一个黑色的SD卡被落入了视野内,他对喻文州点了点头,“孙翔虽然傻了点,但办事还是挺让人放心的。”

“我知道。”


孙翔得到密码走回唐昊身边时喻文州早已离开,只剩下唐昊一个人坐在那出神发呆。

“刚才那个小哥呢?”

“你喝酒了?”唐昊看了眼面色潮红的孙翔,用手试了试他的温度。

“小意思啦,”孙翔很是夸张地摆摆手,“就那小样儿,还想跟孙爷爷拼酒,不出半个小时就倒了。”

孙翔打了个酒嗝,晃了晃脑袋,将手掌伸到唐昊眼前,“喏,密码。”

唐昊立即给密码做了两份备案,分别传送到警局与加密的私人电脑。

一旁的孙翔眨巴了两下眼睛,不死心地又问了一遍,“刚才那个小哥呢?给你号码的那个。”

“给完号码就走了。”唐昊轻描淡写地回道。

“你怎么能要别人的号码?你不是……不是……”孙翔发泄般的一把抓过酒瓶,看都不看一眼就倒进了早已斟满的高脚杯中,溢出红酒沿着桌沿滴落在他的衬衣和裤子上。

“别动!”唐昊赶忙收起孙翔手中的酒瓶,微妙地叹了口气,“不是什么?不是喜欢你吗?”

“对啊。”孙翔突然变得理直气壮,用教育的口吻道,“你不能同时喜欢那么多人。”

唐昊笑了起来,将酒杯往里推了推,“怎么,自己不喜欢还不许别人喜欢?”

“谁说我不喜欢!”孙翔激动地拍了拍大腿,抬起手用食指指着唐昊,由于喝醉的缘故指头有些晃动,“你!就你!不许晃!不就块糖糕吗?回去就把你吃掉!”

“哦?”孙翔突如其来的豪言壮语让唐昊的心微微一颤,他忍不住俯身吻住孙翔的唇角,一开始只是断断续续的试探,没感觉到明显的抵抗,随即这个吻便湿润缠绵起来,微凉的舌头撬开对方微微松开的牙关,浓烈的酒味缠绕在两人杂糅的津液之中,增添了一丝情愫。

酒吧的音乐突然从轻柔曲风转换成一首劲爆的舞曲,一阵阵鼓点如同敲打在唐昊的心上,节奏快到要爆炸,唐昊轻轻松开抵住孙翔后脑勺的手,旁边早有几个女生注意到了这边的状况,有的还跃跃欲试地拿出了手机拍照。

唐昊暗道不好,将孙翔的头按到怀里,结完帐匆匆地离开酒吧。


评论(6)
热度(99)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