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孙翔七次说要辞职,最后一次唐昊。。。(下)

 

Seventh


 已经神志不清的孙翔被放进出租车里后,才发现周遭的一切慢慢暗了下来,没有了闪烁的灯光,没有杂乱的音箱,突然陌生的环境让他不自觉地警惕起来。

他连忙站起身来,头部直直地撞上车顶,他晃了晃头,没等唐昊阻止便用手指摆出一个枪的姿势抵在司机的太阳穴,“别动,我是警察,你已经被逮捕了。”

“……”

见司机还不停车,孙翔有些气急,“你现在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司机忍无可忍,他偏过头喊了下一旁看好戏的唐昊,“年轻人,管好你的朋友,港剧看多了吧?”

这个时候唐昊也觉得承认自己是个警察很丢脸,他一把将孙翔扯到身边坐下,解释道,“他喝醉了总爱和别人玩角色扮演。”

“就是过家家嘛,我明白的,我女儿跟我解释过。”

“你家里还有女儿!那你还敢出来拐卖人口!还拐卖警察!”孙翔顿时气愤填膺,他转过头看了眼身边的唐昊,“小朋友别怕,叔叔是警察,叔叔保护你!”

唐昊嘴角微微抽搐,抬起手弹了一下孙翔的脑门,“看清楚,我是谁。”

“哦,昊昊啊。”孙翔恍然大悟状,“昊昊你怎么长这么大了,跟你爸差不多高了吧。”

唐昊这时还没明白孙翔玩的是哪一出,紧接着就听到他说道,“昊昊啊,你不能学你爹,就只会压榨组员,也不给点实质的奖励,一而再再而三地逼我辞职,你说我辞职对他有什么好处?”

“我爸是谁?”唐昊似乎听出了点苗头。

“当然是我!”就算喝醉了孙翔一样擅长占人便宜,“我和唐昊认识这么多年,他儿子就是我儿子,他老婆就是……”

“诶诶,这个可不能混为一谈。”前面的司机适时地插了句嘴。

“……”唐昊没理会司机的打岔,开始忽悠道,“他老婆就是你啊。”

“诶?”不仅是司机,就连醉鬼孙翔都懵了一下。

“不然他儿子怎么会是你儿子?”

“因为……”司机刚想回话就被唐昊用眼神杀了回去。

“好像是哦。”醉酒的人早已失去了逻辑,“我竟然成了唐昊的老婆?”

“嗯。”唐昊点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录音,循循诱导道,“孙翔,再说一遍你是谁?”

“昊昊的爸爸啊。”孙翔显然还没忘记这茬。

“昊昊是谁?”

“唐昊的儿子啊,全世界都知道。”孙翔嗤笑了一声,倒在唐昊身上,“就你不知道,哈哈。”

唐昊将孙翔的脑袋抬起,帮他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那你和唐昊是什么关系?”

“夫妻!”孙翔回答地异常迅速,眨巴了两下眼睛后突然话锋一转,“可是……娶了唐昊对我有什么好处?”

“是嫁。”唐昊纠正道。

孙翔皱了皱眉,似乎在经历思想斗争,最后他妥协道,“那嫁给唐昊有什么好处?”

“我名下的三栋房子都转给你。”唐昊倒是很阔绰。

“房子?”孙翔想了下自己的小租房,“我也有啊。”

“我跑车送你行了吧?”

“不够。”孙翔开始讨价还价。

“带你去环游世界。”

“好啊!我可想去非洲三日游了!”

“陪你去吃各式大餐。”

“走遍天下的小吃街!”孙翔又要跳起来,但这次被唐昊按了回来。

“你还有什么想要的?”唐昊实在编不下去了。

孙翔回过头盯着唐昊的眼睛,因为醉意而显得有些迷茫,他突然傻笑了一声,“我想要唐昊啊。”

原本只是想跟孙翔开个玩笑,但如今唐昊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因为孙翔的这一句话停止了跳动,“你……”唐昊张张嘴,却没想好如何措辞。

“你是否愿意与身边这位男子缔结婚约,照顾他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一直保持沉默的司机突然间冒出了一句誓词。

“我愿意!”孙翔立即抢答。

“那你呢?”司机通过后视镜偷偷瞄唐昊的表情。

“……”说实话,唐昊觉得这种形势下的誓词简直蠢到爆,但一看到孙翔认真的表情,就觉得自己此时保持沉默就是拒绝。

让他拒绝孙翔?别闹了!这是他暗恋好几年的人诶!

唐昊定了定心,抓住孙翔的肩膀逼迫对方与自己对视,用极其认真的口吻道,“我愿意。”



唐昊住的小区离酒吧并不远,但这趟车却开了近半个小时,他自然知道司机是想趁机黑他们几把,但考虑到司机也算做了好事,唐昊决定忽略掉这件事。

  “坐好,不要动!”好不容易把早已醉成一滩泥的孙翔扶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唐昊有些发愁,他之前没照顾过醉汉,也不知道是放任自由呢?还是煮个醒酒汤给他喝?关键是他也不会熬汤啊。

还没等唐昊想好第一步,靠在沙发上的孙翔突然一个翻身滚到了地上,右手扯住上衣的领口,额头上出现一层薄薄的汗,“热死了!我要洗澡。”

唐昊踹了一下在地上打滚的孙翔,如今让孙翔自己去洗澡也不可能了,帮他洗的话……犹豫再三后,唐昊决定先帮孙翔把身上粘稠的红酒清理一下。

他们轻轻掀起孙翔衬衫的下摆,沿着腰线用毛巾擦拭着他被红酒浸湿的皮肤。

孙翔的腰上几乎一块赘肉都没有,虽然不像壮汉那般拥有两三排的腹肌,但浅浅的印迹也标明了腰的主人平时很注重健身这一方面。

唐昊伸出手试了一下,腰围不粗不细,刚好够自己把他拦腰抱起。他满意地戳了戳孙翔的肚脐眼,惹得喝醉的人恼怒地挥了几招空气拳,无处安放的长腿也伴随着动作曲了起来,某个部位刚好进入了唐昊的视线。

唐昊不自觉地咽了口水,他没想到孙翔这么能撩,刚开始不到两分钟就想进入主题,他犹豫了一番,心想好歹也要先把那个小兄弟撩拨醒吧。

下定主意后,他故意不把孙翔的腰带解开,隔着裤子将酒红色的印记擦拭了一遍。喝醉的人容易乱性并非没道理,只是这么简单的一碰,孙翔的兄弟便有了抬头的趋势。

孙翔似是觉得难受,他皱了皱眉,伸手推了推靠近他裤裆的手,“不要闹!”

“难受?”唐昊一把抓过孙翔伸过来的手,将它放到孙翔的小兄弟上方,又问了一遍,“是这难受吗?”

“嗯……”孙翔侧了侧身想躲开自己被禁锢的手,不料唐昊不依不饶,操控着自己的手上下在上边打转,孙翔越是躲摩擦就越厉害。

“难受!”孙翔有些撒娇意味地踢了踢腿,像是要把贴身的牛仔裤给甩掉。

“我帮你脱掉好不好?”唐昊松开孙翔正在自慰的右手,俯身在孙翔的耳边轻声问道。

孙翔使劲点了点头,不等唐昊反应自己便要去解裤子上的腰带,结果扯了半天也没有把扣环扯下来。

唐昊轻笑了一声,三下五除二就帮孙翔把腰带解开,裤子也随之被脱下,发出了清脆的落地声。

孙翔七次说要辞职,最后一次唐昊嘿嘿嘿。



评论(10)
热度(97)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