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坑中。产粮主产昊翔,副业黑遍全联盟。



杂食主义者
喻苏大本命,用生命在黑杰西卡,小周的颜粉,喜欢集火叶不羞,坚持用唯物辩证的角度看待霸图F4

【昊翔】唐氏家规(08)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Chapter8

 

Q:不妨来谈谈两位的第一次约会,是在什么地方?当时进展到哪一步了?  

T:在游乐园,某人非要和小朋友抢碰碰车玩。至于进展,这么说吧,是在床上滚了一夜的第二天早上。

S:说得跟你没有玩似的。再具体点说是在刚认识的第二天。

T:也不知道是谁装熊故意在鬼屋里乱叫吓坏小孩。

S:某人不也是连旋转木马都不敢上

T:那是嫌丢人好吗!

Q:咳,两位的意思是,你们认识的第一天就上床了?

T:嗯,也就是一夜情

S:他先搭讪我的

T:那是为了躲开警察的追捕

S:我也是为了掩人耳目才答应的

T:说这么多废话干嘛,你不也挺爽的吗

S:这倒也是……

Q:咳咳……我们来聊一些轻松点的问题。如果让你用一种动物形容对方,你们觉得什么最适合?

T:猫就挺适合他的,成天等着别人来投喂,一个不舒服还挠人。但有时候又特别乖巧得让你不舍得揍他。

S:哈士奇,二哈。成天一副凶样,实际上脑子早就秀逗了。

Q:没了?

S:没了

Q:说好的但是呢!

T:我也没指望这个傻逼能说出什么好话

S:但是吧……看到他能让人心里平静,和哈士奇在一起很容易忘掉烦心事。

 

***

 

早晨的阳光透过破了几个小孔的窗帘照进屋内,照射出屋子里的满目疮痍。唐昊挣扎地睁开眼睛,怀里的孙翔正睡得香甜,嘴边不明液体的痕迹彰显着他们前一天晚上的劳动成果。

 

唐昊抽出被孙翔压住的胳膊,孙翔不安分的动了下,身体不由自主往热源靠过去,喉间发出类似于猫科动物刚睡醒的呼噜声,带着点鼻音。

 

唐昊咬了下孙翔的耳尖,待孙翔睁开眼后吻住他的嘴唇,舌头长驱直入,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孙翔只觉得自己被人工刷了次牙,而且用的是唾液,他不满地想要反击,下唇却突然间被咬了一下,痛觉逼迫着他将嘴巴张大,更加助长唐昊的兴致。

 

为了防止擦枪走火,唐昊适时地停下来,有始有终地咬了一下孙翔的另一边耳尖,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伴侣红着脸瞪着大眼睛怒视自己。

 

“早上想吃什么?”唐昊一句话打消了孙翔雄起的火焰。

 

“牛排!上次只吃了一口!而且没品到味道。”孙翔眼前一亮,他才发现他已经好久没吃到唐昊做的饭了,一想到这肚子就配合地发出咕噜的声响。

 

“想都别想,上哪给你找。”唐昊赏了个白眼,伸手揉了揉孙翔的肚子,“你多久没吃饱饭了?”

 

“两天了吧,特别是你说离婚后就一直吃不下。”孙翔带着几分控诉的语气。

 

“……”唐昊被孙翔这么一说倒真的有几分心虚,他这几天倒是很正常的吃吃喝喝,一顿都没少过,本来他就是认准目标就不会反悔的人,一旦下决定要离婚,心里也就默认了这个状态,在完成任务之前半点都不会想到后果,就算心里偶尔泛起的酸楚也被自己强压了下去。

 

还好这次任务失败了,唐昊看着孙翔,脑里飞速运转,仔细思考着家里还有什么能吃的东西。

 

而这边孙翔见唐昊犹豫这么久,忽然想起昨天被自己一口气掏空的冰箱,张了张嘴“其实随便吃个面包片就可以了。”至少面包片被自己藏到床头柜中没被祸及。

 

“煮个燕麦粥吧。”孙翔给了个台阶,唐昊自然要顺着往下走。

 

孙翔点点头。

 

“那你再睡一会儿,弄完了我再来叫你。”唐昊食指点着孙翔的额头示意他躺下。起身从一堆零散的子弹和家具碎片中穿过走进厨房。

 

孙翔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腰,乖乖躺下,还没等他稳稳的睡下去,耳边便传来如雷轰耳的爆炸声。

 

他匆匆下了床,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走出房门,怒气十足地往楼下喊“糖糕你又发什么疯!信不信老子搞死你!”

 

唐昊刚将煮好的燕麦粥盛到碗里,爆炸声就在耳边响起,他迅速反应过来,捧起碗往楼上跑去,看到还站在楼梯口的孙翔将他拖进房内。

 

“喝。”唐昊将碗塞到孙翔的手中,自己转身打开衣柜套上一套宽松的衣服。

 

到这时孙翔也反应过来了,他的任务失败,组织派人来灭口了。他走到窗口观察了一下,前后各有一支歼灭部队,门口那部分人都穿着他熟悉的装备,而后方的应该是呼啸的吧。

 

“糖糕……”孙翔回过头,刚张开嘴就被唐昊塞了一嘴的面包。

 

“别废话,快吃完。”唐昊将孙翔扛到床上,随意给他套了件裤子,看着他光裸的脚丫犹豫了一下,随即便低身给他穿上靴子。

 

孙翔一口面包就着一口燕麦粥快速吞咽着,眼睛紧盯着唐昊看着他忙前忙后从各种不可思议的地方掏出武器。

 

技术宅好牛逼,孙翔由衷的佩服呼啸科技部人的脑洞。

 

在他们还在积极准备应战的空挡,楼下的大门已经被轮回的部队破开,一时间机关枪的声音,翻找的声音,上楼的声音夹杂在一块,而后方的呼啸也有了进攻的打算,炮口精准地对准他们房间的窗口。

 

孙翔吞下最后一口面包,给自己套上一件皮外套,从唐昊找出的装备中随意挑了几样系在腰上。

 

唐昊凑过来给了孙翔一个吻,“门口见,宝贝儿。”

 

“门口见。”孙翔会意,挑起双枪冲进了房门外的枪林弹雨中。

 

唐昊在孙翔转身的瞬间也从窗台跳到树上,而房间也在那一刹那被炸出了一个大窟窿。唐昊回头望了眼自己的房子,咒骂一声组织的狠心,利用草丛的掩护一路闪躲的到了车库。

 

等孙翔闯出门口解决完埋伏,唐昊刚好开着他的车过来,一个急刹车停在他的面前。孙翔打开车门利落地坐上副驾驶座,还没等到坐稳,唐昊就一个急加速,整辆车迅速甩开身后伏击的狙击队。

 

“杀我们需要这么大的动静吗?”唐昊把车开上高速,车后的五辆黑色轿车依旧穷追不舍。

 

孙翔从后座堆积的武器里找到一颗手榴弹,他摇下车窗咬开安全插梢,头也不回地朝后视镜里反射出的追在车后头的一辆车丢去。爆炸的声响随着气流卷起的暴风传至前头。 

 

“真漂亮。”唐昊夸赞了一句,手操控着方向盘躲开挡在前方的车。

 

“为什么不开你自己的车?这辆是我找杜明借的,弄坏了不太好。”孙翔挑了把机关枪,直接把后车窗敲破,枪口架到上面,对准后面甩不掉的跟屁虫。

 

“究竟是谁把我的车弄成那样?”唐昊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句话。

 

“呃……”孙翔总算是想起自己昨天的大作。“反正你也炸了我的宝贝车,我们扯平了。”

 

唐昊冷哼了一声,一个急转弯躲开前面的车辆,孙翔由于惯性摔到了左边的车门上,手中的枪也掉出了窗外。

 

“你最好不是故意的。”孙翔换了把手枪,对着唐昊的脑袋比划了一下才转身对付敌人。

 

“糖糕,你杀完人之后会不会在晚上睡不着?”

 

“没有过。”唐昊回答得很干脆。

 

“……”孙翔瞄准后方轿车的车轮,扣下扳机,“我也没有。”

 

“你每次不安的时候都会更加敏感。”唐昊语气淡的像在谈论天气如何,“我当时也以为你只是工作遇到瓶颈了,反正我不懂这些所以没问。”

 

“怕我发现你根本不是坐办公室的人?”被戳穿谎言的孙翔也不气恼,手上换了把武器,“六年来你就没动过告诉我真相的念头?”

 

“不敢说,怕吓到你。”难得能亲耳听到唐昊主动说出怕这个字。

 

“我也是,生怕你从糖糕变成糯米糕。”孙翔借着江波涛的话嘲讽道。

 

唐昊张张嘴没有回答,他快速将车驶出高速地段,直接冲进一旁的林子,在茂密的森林里左右拐弯,不一会儿就消失在捕杀者的视线里。

 

NEXT

评论(12)
热度(104)
 

© 最梵不过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